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哏上哏》珠江新闻哏 朋友LOLI

发表时间:2020-01-14 16:21:30    编辑:酷耳    来源:阅文集团
哏上哏

主人翁是岳父,岳母的作品《哏上哏》此文是耳火马最新写的短篇文,文笔文从字顺内容引人入胜,绝对是比较不错的热销小说,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早上,P先生还没起床,电话铃就响了,是朋友W夫人打来的。W开了一家饭店,生意红火,但给饭店送鱼的人今天却没来,池子里的活鱼不够,急坏了她。情急之下,想请P先生帮忙。因P的岳父经常打鱼。正值旺季,活鱼非

作者:耳火马 状态:连载中 类型:短篇
立即阅读

《哏上哏》 免费试读

早上,P先生还没起床,电话铃就响了,是朋友W夫人打来的。W开了一家饭店,生意红火,但给饭店送鱼的人今天却没来,池子里的活鱼不够,急坏了她。

情急之下,想请P先生帮忙。因P的岳父经常打鱼。

正值旺季,活鱼非常走俏。半斤以上野生活鲫鱼,每斤能卖到六元钱,死的也能卖到五元。而且,各饭店争相上门抢购。

早饭过后,P先生到岳父家去取鱼。岳父告诉他,今天的鱼特别抢手,知道女婿爱吃,特意留了五条,全是活蹦乱跳的。岳母听他说给朋友买鱼,随手用秤称了称。六斤二两高高的。临走时,岳母嘱咐道:“抹去零头,你就收35元钱吧!”P先生应了一声,向W的饭店走去。

W见P先生把鱼送来,非常高兴。虽然不多,但解了燃眉之急。她问称了没有。P故意说走得急没来得及称,让她自己称一下。于是她拿来一杆秤,把鱼往秤钩上轻轻地一挂,扫了一眼星号,说道:“五斤七两,偏低一点。”

不知是W看走眼了,还是她这杆秤不准,或者是鱼在路上颠瘦了,反正是差了半斤。事已至此,P先生也只好说:“那就别六两七两的了,就按五斤半计算吧。”

“那咋能行,该多少是多少。”W很认真地说,接着又问,“价钱怎么算啊?”

“咱又不是外人,你看着给吧!”

“那就这样吧,别人多少钱咱就多少钱。以前别人给我送鱼都是五元一斤,我也不能压你的价,按五元,行不?”W一副慷慨的口气。

P似乎想说什么,却顿了顿,说:“行,行!朋友一场,你一分不给我也认了。”

“真是不巧,我兜里还没零钱。这样吧,帐,我先记着。钱,抽空我一准给你送过去。另外,你回去告诉你岳父,再有鱼尽管往我这儿送,咱这是做生意,怎么也不能让自家人吃亏就是了,老头起早贪黑打点儿鱼也很不容易……”女老板继续高声大嗓的说着,P先生已经走了。

刚走出大门时,听到W对小服务员不高不低地说到:“嘿!这P可真逗,使了个大劲,抹了二两多……”

P顿时觉得脸上热热的,好像占了人家便宜似的, P先生也没再给W送过鱼,向W提起过鱼钱。

到了年底,P先生在家门口遇见了W,他喊了一声“W!”,W夫人立刻笑着接过话头说道:“P啊!你真够朋友,咋不向我想着问鱼钱的事儿?你看,这么长时间了,你老也不来取,我天天忙忙碌碌也没个功夫,你赶快跟我去把那俩钱算了吧,要不我还老惦记是回事儿。”

P跟着W来到店里,只见她打开抽屉从一个鼓鼓的包里找出两张人民币,一张20元,一张10元,说:“我记得一共是25元,我这儿没有五块的,给你30元整,多5块就顶利息吧。”

P本想掏出5块钱给找开,听她这么说,于是不太情愿地回道:“这样吧,你就给我那张20的得了。鱼不是我的,要不哪好意思收你的钱。”

“这……唉呀!你真是太客气了,办事大方爽快,今后有啥事,尽管跟我说……”她握着的10块钱又飞快地回到鼓鼓的钱包里。

走出饭店以后,P握着手里的这张20元钞票摇了摇头,苦笑一下,拐进对门一家商店准备买包烟。店老板拿着钱上下左右瞅了半天,用一种商量的口气说:“你还是给我换一张吧。这钱不像真的。”

精彩点评

说实话,耳火马这本带点短篇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岳父,岳母)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耳火马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耳火马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哏上哏》无哏 女王受 哏上哏字母文
哏上哏
耳火马/著| 短篇| 连载中
《哏上哏》由网络作家耳火马所著,终于迎来了扣人心弦的大结局,郭大酉,郭哥这两位主线人物会有怎样的情节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跌宕起伏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这天中午,郭大酉自己在家弄好了饭菜,刚要动筷,就听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三儿!你咋来了?这大酒味,咱不是说好一起戒酒么,又喝上了?手里还拎着酒,还想喝啊?”“郭哥,让我进屋再说呀。”边说边往屋里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