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腹黑小邪传》逍遥之腹黑邪后 鬼畜 腹黑小邪传娘受
《腹黑小邪传》逍遥之腹黑邪后 鬼畜 腹黑小邪传娘受

腹黑小邪传 猪小丑 著

玄天章,神武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18 19:05:46
此回给书迷们鉴赏猪小丑执笔的仙侠奇缘故事《腹黑小邪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玄天章,神武两位主要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丑时三刻,彭都郊野树林深处,月光依然惨淡……“万妖教拜火长老,邵恭……”晴天明看着地上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心中默念道——这是他唯一认得出来的部分,而其他挂在树上,摊在地上的残肢,他却也不知其人生前何样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丑时三刻,彭都郊野树林深处,月光依然惨淡……

“万妖教拜火长老,邵恭……”晴天明看着地上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心中默念道——这是他唯一认得出来的部分,而其他挂在树上,摊在地上的残肢,他却也不知其人生前何样了。

所幸的是,从这些残肢的衣装来看,都是万妖教长老和教徒的服饰,并非晴家军,轩辕后人或是自己的儿子;晴天明稍感安慰,却也令他相当不解:剑霄他们那里去了?这些人又是谁杀的?手段居然如此狠辣,简直叫人毛骨悚然!

“嘻嘻……”一声轻笑随着夜风从树梢传来,晴天明猛一抬头,只见月光下一绝美的蓝衣少女点立于枝梢之上,正盈盈浅笑的望着他!

“你……”晴天明心下顿时惊异非常:

惊得是那少女看来不过二八年华,来时竟无声无息,功力绝顶如他都没有察觉;再加上那点立枝梢,随风微摆的芊芊玉姿,其轻功着实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异得是这少女容颜真如仙子下凡一般,且与她妻子年轻时颇有几分相似之处,难道……

思及此处,晴天明心下一沉:“不可能的,韵儿她出生不久便得了忽冷忽热的怪病,遍寻名医良药都无力回天,早早夭折;还是我与翩妹亲手埋葬,如今墓陵犹在,丝毫未损,怎么可能是她?”于是稍整心神拱手道:“在下晴天明,请问姑娘有没见过一队身着军甲之人?”

“咦?晴大元帅,您为何不问这遍地尸体是否与我有关?”少女撅了撅嘴巴,好似有些不高兴。

“你?呃……”晴天明心下又是一惊——他并不问她是否杀人,一是因为他现在心系儿子安危,无暇纠结其他事情;更主要的是,他虽然有一瞬曾怀疑过这一地残肢会是这少女所为,但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因为这少女固然是轻功卓绝,但要对这万妖教长老级别的一流高手造成这般破坏力,就算如自己一般天资绝顶,起码也得有个二,三十年的苦练才能成事,但这少女最多不过十六,七岁,怎么可能?而且如此天资貌美的可爱少女,也很难想象她是那般心狠手辣的角色。

“大元帅可是瞧我年轻,觉得我不够资格?”少女娇颜转冷,音声转硬。

“呃……”被人一语点中心机,晴天明顿觉语塞。

“要想知道您的儿子和轩辕后人在哪,便请进招吧!”少女不等晴天明反应,便笑着从背后拿了一柄宝剑出来亮了一亮,再顺手丢开。

“那是……剑霄的佩剑!”晴天明看得清楚明白,而且那少女竟然说出了“轩辕后人”这四个字!难道剑霄等人真的是落于其手?

“姑娘妳到底是谁?为何要以这种方式逼在下与妳较量?”晴天明心中涌起了些许怒意,不禁捏紧了拳头。

少女闻言并不答话,只冷冷道:“您不打,就见不着您儿子咯~”

“好!那姑娘就动手吧!”本来与这小辈交手,晴天明心下当有所愧惭,但现在这少女是以自己儿子的安危相逼,那他也顾不得什么以大欺小了;不过,一个16,7岁的少女在明知自己是谁的情况下,竟然还敢向自己挑战,更利用亲情来激怒自己,倒真是不知死活,胆大包天!

“于情于理,我不能先动手,你先来!”少女好认真的说道。

“什么?!”晴天明心中更加莫名,自己可是“六天神武”之一,别说一般武林高手,就是曾经有缘一战的其他几位神武,与自己交手之时,也是力争抢占先机;但这姑娘却还如此认真的说“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先动手,这是取的什么情?讲的什么理?这姑娘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要传出去他堂堂“擎天神将”和一个16,7岁的小丫头动手,还是先出的手,不给人家笑掉大牙?!

“哎……好!”晴天明好无奈的亮出长枪——唉,为了儿子,即便传出去给人笑话,也只得认了!

与此同时,他心下亦盘算着:“这姑娘定是自恃轻功绝顶,所以不将我放在眼里,我就以一招‘迅龙牙’以快制快,吓一吓她,便结束了这场闹剧吧!”想毕,他便道了声:“姑娘,留心了!”

然后一个纵身,一招“迅龙牙”随即出手!

枪疾如电,如龙牙飞刺,枪尖直向树上少女咽喉点去——其实晴天明此时只求以快招将那少女慑住,再迫其说出晴剑霄的下落而已;倒不想真的伤了她,故而这一招放慢了很多,也只用了不到五成的功力,估摸着以那少女的轻功,恰恰避开应该无甚问题。

岂料,那少女居然不躲不闪,右手芊芊二指一起,直接点向枪尖!

“叮!”指尖与枪尖一碰之下,竟迸发出犹如金属碰撞般的响声!与此同时,晴天明握枪双手忽感一震,枪杆几欲脱手!于是心下大惊,猛然急提内力,力保银枪不失!

“唰!”的一声,少女信手一摆,竟将枪尖连着半截枪杆荡开一边,“迅龙牙”之攻势在一瞬间便告瓦解!

晴天明心下震撼非常,虽然自己未尽全力,但能凭空手挡下这一招,那少女内力已是当世一流!

他连忙顺着对方摆手之力回身横旋,下落于地。

晴天明落地刚稳,一仰头,即见少女一抬左手二指,指向自己——而就在其指尖点正自己的一刹那,晴天明浑身一震,本能的感觉危险,连忙侧身一躲!

“唰!”“啪啦!”的两声巨响几是同时惊起——当真千钧一发!一道剑气将他刚才所站之地劈了一道数尺深,数丈长的裂缝;而那刚好在裂缝轨迹上的大树,也被整整齐齐的劈成了两半!

“凭虚剑气!”晴天明此时内心已是震撼到无以复加了!

要发动这凭虚剑气,施招者功力之精纯已是当世神武等级,而且这凭虚剑气乃是出自《越女剑典》,传说是春秋时“华夏剑祖”赵处女所创,所知的最后一代传人便是那二百年前的绝顶高手“天剑”练云潇!自“月残之变”后,凭虚剑气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晴天明自己也是听祖辈们提过这剑气发出之后的模样而已!

“你到底是谁……”晴天明此时表情异常严肃,虽然极不愿意承认,但他如今终于明白,地上这些残肢,真是眼前这个看似娇怯可爱的少女的杰作;她,是绝不逊于自己的绝顶高手!

“我没有名字,但很多人叫我‘魅邪天’~”少女浅浅笑着,但那笑容中,多了一份邪魅的自得与杀意,“下一招,我不会再留情了,大元帅您是否还要继续轻视于我,请好自思量吧~”

“魅邪天!”晴天明心下一震,“原来是她,她就是‘第七天神武’?!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刚才那一招,竟还是‘手下留情’么……”

“哈哈!”晴天明突然放声大笑,“好!好个魅邪天!”同时急提功力,直直催到10重天境!一时间罡风乱舞,直搅得四周树木东倒四歪,方圆数十里皆感震颤!

管她是如何习得《越女剑典》的?管她是如何得到如此高深的功力?管她为何小小年纪,出手如此狠辣?

平生能与如此高手一战,已是人生一大快事!

“喝!”一声长啸,晴天明飞冲而起,跃至少女上空,然后朝她直直落下,一杆长枪幻出万千刃芒,一招“龙引流星”直朝少女袭去——再不将其当做小辈,而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哈!”少女见状似乎非常满意,邪笑一声,双手一起,四周瞬间风卷气凝,“唰”的一声化为无数锋芒,一招“万剑天翔”正正迎上!

“轰!”的一声罡气激荡,直将周遭百步之内除开少女所站之处的其他树木尽皆摧倒,枝叶乱飞!

一招过后,少女被罡风震开所站之树,晴天明亦被震开数丈之远,一个腾挪,便立于地上,谁料立足未稳,那少女竟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他眼前,同时涛涛剑气也是疾杀而至!

好个魅邪天!被震开之后并不落地,只轻步微点被罡风激起的飞叶,便凌空调整好了平衡,更于瞬间攻至晴天明身前!

“来得好!”晴天明亦是打得兴起,一招“游龙千变”力舞银枪,幻出数千枪尖同时画圆,卷起罡风便如一面巨大的圆盾般将魅邪天的剑气生生荡开,教她劈柴砍树,就是斩不进自己身前!然后猛一吐力,枪身直拍地面,“轰”!的一声,生生将地面震起一大块来,不但暂时封住魅邪天的剑气,更是如泰山压顶般向她砸去!

“嘻嘻”魅邪天不惊反喜,内劲一吐,十指指尖陡然迸出无数道较之刚才更加凌冽的剑气!“唰”的一下,那块地面竟像豆腐一样被切成了粉末,飞散开来!

可是就在那地面变成粉末的一瞬,一杆银枪也从魅邪天斜上方电刺而下,“嚓”的一声,直贯她胸膛而过!

刺中了?没有!晴天明一刺之下便觉不对,毫无刺中的手感!果然那“魅邪天”在被刺中的一瞬便消失无踪!

“竟是残影!”晴天明心下一惊——以魅邪天的功力,晴天明并没有奢求这一枪能正中魅邪天,但至少也能伤她分毫,绝不曾料到这魅邪天的轻功已是几入神境,如鬼似魅,竟然完全避开了这一招!

一击不中,必被反击!晴天明忽觉背颈一阵寒意,连忙缩头滚地一躲,险险避过了那不知何时已在身后的魅邪天的扫颈一击;“噌”的一声,又累得一颗大树拦腰被斩!

于是银龙飞舞,魅影斑驳,二人你来我往对拆了千余招上下,难分轾轩。

其实二人进招之速度,已非常人肉眼所能观测,只有功力绝强者,辅以其他几感才能看清。

晴天明此时心下已对魅邪天佩服的五体投地,且不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功力;且不说如此激烈的战斗,她始终微笑依然;就说那轻功,天啊!就他所见,至始至终,她就从未落地过!

的确,魅邪天从未落地,着力之点都是被二人激战而荡起的飞叶,而且一点之下,却是丝毫不改叶子原先的飘飞轨迹,轻功之高,已是登峰造极!

“以叶点力,这就是你如影似魅的秘诀么!”晴天明心生一计,一招“游龙八方”,直扫魅邪天下盘,迫她高高跳起,接着一招“龙卷冲天”,直袭空中的魅邪天而去!

魅邪天回剑气一封,一招“凝剑护体”,化了晴天明这招,但忽的一看周围,不由眉头微微一皱。

原来,晴天明这招意不在攻击,而是以风卷残云之势,将飞在空中的魅邪天身周飞叶尽皆扫除,叫她无力可借!

一计得逞,便乘胜追击!晴天明丝毫不敢怠慢眼前的对手,银枪激舞,直朝半空中的魅邪天攻去!

“叮叮叮”!这魅邪天终是了得,竟然就借与银枪相拼之力,凌空与晴天明斗了起来,依旧笑颜不改!

“真是好久没遇到如此难缠的家伙了!”魅邪天愈是难以击败,晴天明便愈是兴奋!脑中飞快转动,寻求破敌良策——自1年多前与独孤无欲交手之后,便再也没有如此酣畅淋漓的施展过功夫了!

“既然枪治不了你,那干脆试试你的拳脚好了!”晴天明心下主意一定,便刺出一记猛枪,魅邪天亦是不敢怠慢,右手起剑气相迎,“叮”一击之下,晴天明不等余力发尽,陡然变招,跃起顺枪身一滚,便欺近魅邪天身前——本来这魅邪天轻功极高,只有她主动贴近人身前,还没有人主动贴近她身前的,只是现在她的承力点在这银枪之上,刚才晴天明猛一撤力,她却是剑气一送,倒向了晴天明方向,故而让晴天明轻易的欺近了她身前!

而那晴天明从开打到现在,发现凭虚剑气在和敌方有一定的距离时威力巨大,而距离太短时,力道往往有所欠缺;所以,他便想抓住对方招式上这一弱点,由近距离用10重铁血令神功直击魅邪天——这种距离下,魅邪天即使用凭虚剑气相迎,恐怕也是威力大减,挡之不住!

说时迟,那时快,晴天明趁欺近魅邪天身前的一瞬,挥左拳猛击她肩头而去!“啪”的一声闷响随即迸出——他今日已经是不知多少次被这魅邪天惊震了:对方竟以左手翻掌一转,生生将晴天明的猛拳接住,再犹如浮云托日一般往上一抬接着一甩,一股绵劲便将那10重铁血令的重劲卸得干干净净!

再说这魅邪天,亦借着晴天明这一拳之力,一个翻身,右掌猛然劈下!

晴天明见这掌气势如虹,忙双臂交叉,运起全身劲力抵挡!

“轰!”的一声巨响,一击之下,罡风暴起!晴天明顿觉身遭九天雷击,全身上下被震得隐隐发痛!

一碰过后,晴天明被震的猛坠向地面,全力一挣,终是正身而落;轰的一踩,双足竟陷入地中一尺!

那魅邪天亦是借着反震之力飘然点回树梢。

“好家伙,不仅是《越女剑典》,连《素玄天章》都会么!”晴天明此时都快麻木了——按照祖辈们描述来看,这魅邪天挡开他的那一招,用的是《素玄天章》中的“素心绵掌”,而还击的那一掌,用的则是《素玄天章》中,“九天玄雷掌”的第三式“九天雷落”——这魅邪天到底是什么来头?!

说到这素玄天章,相传乃是涿鹿大战之前,素女与九天玄女为助轩辕黄帝击败蚩尤而教给他的武功秘籍;且这世上所知的最后一代传人,恰巧也是200年前殒命于“月残之变”的“逍遥天女”冷秋茗!

“我输啦~”魅邪天忽然娇娇一笑,用着近乎顽皮的声音说道。

“哈?!”晴天明莫名其妙,“你怎么就输了?!我可不觉得我胜了!”

“大元帅,您接二连三的找到克制我战斗方式的方法,而我却是找不到您武功上的破绽,所以我输啦。”魅邪天自顾自的点了点头,好像非常认同自己的结论的样子。

“唉!”晴天明听她这一番话,着实惭愧万分,心中暗叹,“小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比斗经验,寻人破绽的经验自然比你丰富一大截;即是这样,我也是打的相当辛苦;而且以你小小年纪,便有了这么恐怖的实力,光凭这一点,你就绝对没有输我了!”

“今天能和您比这一场,我很开心~”魅邪天继续笑着说道。

“噢,别的不论,能与你这样的高手比试,也是在下的荣幸。”晴天明一拱手,忽然发现月光下的魅邪天眼中似有晶莹闪烁,心下猛地一震:“她?在哭?难道是因为她以为自己输了?不对啊……”晴天明一时无法明白魅邪天心思,不知如何是好,却又仔细端详了魅邪天一番,越来越觉得她和自己的妻子颇为相像!

“你……”

“爹!”晴天明正欲再向魅邪天发问时,一个清朗而熟悉的声音忽的从身后不远处传至。

晴天明猛然转身,只见一白衣锦带的青年腾着轻功,向自己飞驰而来——那青年约莫20出头,玉树临风,秀眉英目,俊俏非凡,模样正像是年轻版的晴天明。

“剑霄!”晴天明见儿子无事,心下大喜,一个箭步奔将过去,一把将晴剑霄抱住道,“儿子,你没事,太好了!”

“哈!爹!”晴剑霄亦是欣喜非常,“您也没事吧?!刚才我看到这边罡气翻飞,是哪路高手在找您晦气?”

“喝!魅邪天!”晴天明陡然忆起,忙拉着儿子转身奔至刚在魅邪天所在的树下,但那魅邪天早就不见了。

“爹?你怎么了?”晴剑霄见父亲忽的拉着他飞奔,现在又一脸失望之情,不由担心起来。

“没事,没事……”晴天明正了正神道。

“我的天,爹,刚才欧阳绝来了,对不对?!”晴剑霄环顾四周,发现那“景致”还真不是一般的“壮观”。

晴天明闻言,意味深长的看了晴剑霄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难道是厉千重?”晴剑霄皱眉道,“我还以为与章钧易勾结的只是八道魔门中个别门的尊王呢……”

“不是!”晴天明拍了拍晴剑霄的肩膀说道,“不说这个了,那轩辕后人怎么样了?”

晴剑霄道:“爹放心,那轩辕后人我已经送到事先安排好的客栈中安置了;得知您出来接应我,我才带了一个侍卫赶了回来,路上还捡到了您的马,教他先送回去了。”

“噢,是这样……”晴天明点了点头,后又一转眼珠道,“我来时看到你给我留的暗号和将士们的尸体,当时你们好似正被追杀,后来是如何脱险的?”

“这个我也很奇怪,”晴剑霄眉头一皱,神色黯淡下来,“那时真是穷途末路,万妖教三大长老带着他们的狗腿子围剿我们,致使我方伤亡惨重,我的剑亦被打掉了,只能拖着,拽着受伤的人拼命跑,谁知道几声惨叫之后,万妖教的竟然没有再追来,所以我们就趁机赶紧逃掉了。”

“原来是这样……呵,我还真被那丫头给蒙了……。不过,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呢?”晴天明听了晴剑霄的话后,暗暗自嘲。

“都是我,要是我能再厉害一点的话……”

“好了,儿子,别想了……我们先回去吧!”晴天明见晴剑霄面露自责之色,便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接着又似忆起什么事般,道:“儿子,明天我去早朝时,你帮我做一件事儿吧!但别让你娘知道。”

“什么事?”晴剑霄颇觉惊异——他知道爹和娘一向相濡以沫,恩爱有加,为何这次父亲却要自己瞒着娘?到底是什么事?晴剑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晴天明看着儿子,诡异的笑了一笑:“帮爹我挖一挖你妹妹的坟。”

这本是作者(猪小丑)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腹黑小邪传》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