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萌妻》权少萌妻》 作者:笙歌滟酒 猎奇 权少萌妻H
《权少萌妻》权少萌妻》 作者:笙歌滟酒 猎奇 权少萌妻H

权少萌妻 笙歌滟酒 著

田觅,韩金凤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5 12:01:14
主人翁是田觅,韩金凤的新书《权少萌妻》此文是笙歌滟酒新写的现代言情文,文笔点石成金设定曲折绵长,绝对是值得追的优质创作,书中主要讲述 外面的雨唰唰落着,走廊里都是湿漉漉地水汽。虽然是夏天的夜晚,却也有些寒凉,加上蚊子多,原本站在走廊里的人纷纷往屋子里涌。“哟,这屋子可真大啊!这沙发不错!”好几个人将沙发、凳子都占得满满的,一副要坐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外面的雨唰唰落着,走廊里都是湿漉漉地水汽。

虽然是夏天的夜晚,却也有些寒凉,加上蚊子多,原本站在走廊里的人纷纷往屋子里涌。

“哟,这屋子可真大啊!这沙发不错!”好几个人将沙发、凳子都占得满满的,一副要坐等警察的架势。

“老陈啊,侬这房子是要留给儿子结婚的吧?不是说年前就结婚吗?怎么现在还租出去了?”

房东也姓陈,田觅刚刚知道,不禁腹诽:这种品性,真给祖宗丢脸!

老陈笑哈哈的:“她只租半年,要不然我怎么会把房子租掉……”老陈话没说完,神色陡然一变,指着坐在沙发上的一个妇女,“哎,侬那手,别抠沙发啊!”

田觅记得那是住在最西面的一家。

那妇女嘴角撇了一下,讪讪地收回手,阴阳怪气道:“哟,老陈,这沙发是侬买的呀?老值钱了吧?啧啧,侬也太大方了吧?儿子结婚放新房里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拿出来给别人用呢?”

老陈被这一问,下意识地就看了田觅一眼,发现田觅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顿时就有些红:“侬问那么多做啥!”

田觅看见有人往她卧室探头探脑的,顿时冷了脸:“这个屋子里每样东西都是我的,弄坏了,是要照价赔偿的!”

???

!!!

众人一阵惊讶之后,心中不由都露出艳羡,这间屋子里,光是这双人沙发和茶几就值不少钱了。这个小囡竟然有这么多钱?

“呀,老陈,原来不是你的啊!那你刚才装什么?”被老陈喝止了的妇女顿时发难了,她的手再次伸向了沙发,似乎想要从上面抠下一块来。

田觅目光盯着她,刚才出声,就听老陈哼了一声:“侬敢动一下试试!这里的东西本来就是我的!这小囡的哥哥说了,他们搬走的时候,屋子里的家具会全部留给我!”

全部?这么多家具?

众人心头顿时突突跳起来,连呼吸都不畅了。这么多家具,这么好的沙发,怎么都便宜了老陈啊?

自古以来,产生矛盾,多半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有人就开口了:“陈老师,今年你们班有个叫周慧娟的女同学退学了吧?”

说话的是跟田觅的屋子隔了一个楼梯的李婶,她的丈夫也是个老师,跟老陈都在县一中教书。

这个时候家里条件都不好,又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学生退学什么的是很平常的事。然而,老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莫名哆嗦了一下。

他的小动作落在田觅眼里,她直觉这个老陈有问题,可能跟那个女同学退学有关,要不然李婶不会在这个时候提。

李婶哼笑道:“侬也该去看看她,那女同学也挺可怜的,毕竟……”

“他李婶!”老陈截住了她的话,“我那里还有二两今年的雨前碧螺春,回头拿去给老李尝尝……”

这是在堵李婶的嘴了,有意思啊!

不光是田觅,一屋子的人都饶有兴味的看着他们,尤其是看着老陈。

李婶没有继续说下去,笑了笑:“往后侬儿子结了婚就在我们隔壁,一家人一样,我就不跟侬客气了。”

“要的要的!”老陈笑得尴尬,“往后多串门。”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冷不丁听见韩金凤的声音:“田觅,侬说这些东西都是侬的,侬穷得叮当响,哪来的钱?”

她顿了顿,用了然的目光看着田觅:“都是福笙哥哥买的吧?侬用着哥哥的钱,却要把他买的东西都送给不相干的人,侬十三点啊!脑子坏特了!”

田觅嗤笑:“是啊,我哥哥买给我的东西,我爱送谁就送谁,轮得到你管吗?你是我什么人?”

依照韩金凤的脾气,被这么嘲讽,至少也要跟田觅对骂几句,但是这会儿她的语气竟然软了下来:“囡囡啊,侬年纪小,不晓得现在人心险恶。像沙发这种好东西,现在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侬怎么能说送人就送人呢?”

啧啧,囡囡都出来了!

田觅要是还没听出来她的话音,就白跟她做那么久邻居了。

她没说话,老陈却啧了一下,开口道:“侬个小囡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呢?什么叫人心险恶?这是当初租房子的时候说好的,又不是我要抢她的东西!”

韩金凤冷笑了一声,没有接他的话,继续游说田觅:“囡囡啊,刚才那点误会是我不好,我……其实就是想来看看你,你看,这些东西都可值钱了,侬要是跟福笙哥走,我帮你看着,等你回来再还给你……”

那时,还能用吗?

田觅笑了一下,正要打断,韩金凤又道:“侬阿爸和姆妈还葬在那里,侬肯定不会不回来的,等侬回来的时候难道不想有个地方落脚?侬想一下我的话是不是有道理?”

话是不错,说得冠冕堂皇!

田觅又笑了一下:“谢谢,不用了!”

“你……”韩金凤气得手指都在发抖,刚才被夹伤的地上更加疼了,“田觅,侬不要不知好歹!”

这时老陈笑道:“好啊,我算是看明白了!原来你这么假好心,是看上了人家的东西啊!可惜,人家一早就说好了要给我的!没有你的份!侬靠边站去!”

他说着想赶苍蝇一样,冲着韩金凤挥挥手。

田觅看见他这样得意心里很是不舒服,问道:“陈老师,侬是教哪门课的啊?”

“我是教数学的!”

田觅忽然冲着他鞠了个躬,老陈脸上顿时就带了一种志得意满:“侬这个小囡,除了脾气不好,还是挺尊重老师的……”

他话没说完,就听见田觅道:“陈老师,侬误会了,我是替你的学生感谢你!”

“啊?”

田觅继续道:“我替他们谢谢侬手下留情,不是教语文的,要不然就真的误人子弟了!”

“侬讲啥?”老陈一脸茫然,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几个听懂的都捂着嘴笑。

韩金凤道:“这些都是福笙哥的东西,田觅侬有什么资格把它们送人?”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我的东西就是囡囡的,囡囡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现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权少萌妻》,会想起田觅,韩金凤,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