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远远的记忆》河端篇 远远的记忆 傲娇受 远远的记忆女体化
《远远的记忆》河端篇 远远的记忆 傲娇受 远远的记忆女体化

远远的记忆 扑地花 著

米晓君,陆远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24 17:05:52
扑地花优质作品《远远的记忆》由扑地花最新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传奇人物米晓君,陆远,情节回味无穷,非常值得追。精彩情节试读:“都说你现在是白家老三的女朋友?”陆远冷冷的,很不确定地质疑。“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如果你今天急乎乎地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那你可以走了,我懒得回答你!而且你就不怕在这儿待久了会影响你跟沈采薇的婚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都说你现在是白家老三的女朋友?”陆远冷冷的,很不确定地质疑。

“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如果你今天急乎乎地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那你可以走了,我懒得回答你!而且你就不怕在这儿待久了会影响你跟沈采薇的婚事吗?”

米晓君说着转身就要进卧室,却被陆远一把拉住搂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你为什么老是要折磨我?不是叫你再等我一段时间的吗?”

陆远沙哑又无力的声音彻底击碎了米晓君,她也紧紧地回抱住他,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以前每次在她感到特别累或者特别想爸爸妈***时候,只要扑到他的怀里听着这种心跳声,就会感到心里很安定,失去的力量也会重新回到体内。

“为什么要等?我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且这种跟我有关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她一连几个‘为什么’地抛向陆远。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君君,你为什么就不能什么都不问地,只做到听我的话?”

陆远抓住又要转身离去的她的手,声音里既有哀求又有责备。

“不好意思,陆总,我不是机器人,我是有心有思想的人,不是你的玩物,想要就要,想丢开就丢开!”

这次米晓君大力地甩开陆远的手,跑进卧室重重地关上门。

她坐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像小时候一样一有心事就会蜷缩起身体自己抱住自己。

她就那样呆呆地坐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外面陆远离开时颓废的关门声。

终于,她用被子蒙住头,失声痛哭。

如果说当初她进辰新,是为了弄清楚陆远到底还记不记得她,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到底算什么?那现在已经有了答案,陆远记得她,而且他也是把她和他之前的感情看得很是珍贵。

可是,她和他之间的感情到底算是什么?孩子间的玩闹?只是青春年少时可以一辈子怀念的初恋,而不是一生相守、至死不渝的爱情?

这个问题实在是不能去想,一想就会头痛且头痛欲裂。

“睡了没,有没有在想我啊?”突然白子墨的信息跳了出来,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想象得到他正摆着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米晓君把这条信息删了,想直接不理他,可是很快另一条信息又跳了出来,

“明天早上我去接你上班!”

白子墨的用意她怎么可能不明白,他这是要把她们之间的关系在更大的范围内昭告天下。其实本来就他那几个朋友的宣传力度,要想达到他们的目的已经足够了。

如今白子墨要弄得全公司人尽皆知,这是想让她逃无可逃啊。米晓君想要发条信息拒绝,可是想到刚才陆远的固执,她真的很想看看他会是什么反应?

“好!”她只给白子墨回了这么一个字。

白子墨拿着手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没想过那丫头会回信息,而且回得这么干脆利落。

他的嘴角逐渐弯起,脸上和眼睛里全是笑意。从第一次在宴会上看到那个如受惊的小兔子般战战兢兢又强自装作镇定的女孩子,他就对她产生了探究的兴趣。

随着一次次的接触,这种兴趣是越来越浓烈,直到如今的欲罢不能。

第二天早上,白子墨准时开着他那辆黑色奥迪出现在米晓君的楼下。

“你怎么现在开始开这种低调的车了?还以为昨天你是心血来潮开着玩的呢。”

“为了你,从现在开始我要学会低调了。”

“啧啧,真难得!”话语中听得出有一些挖苦的味道,人的本性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既然要低调,你一个老总怎么还亲自送我一个小职员上班?”

“这不是正体现了我对你的爱意绵绵吗?要不然完全可以叫一个司机接送你啊。”真够肉麻的,牙都快酸倒了。

“我看你是想伪造昨晚我们在一起过夜的假象吧?”

“就知道你很聪明,果然是冰雪聪明,哈哈……”看着他那张笑得甚是得意的脸,突然觉得真是有些欠扁。

白子墨一直把车开到辰新的楼下,正是上班高峰期,米晓君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白子墨的车上下来,还要硬是在脸上挤出笑容对着他故意从车窗里伸出来的脑袋。

之前对她和陆远之间的关系还只是捕风捉影时,那些人就已经说得很难听了。如今亲眼看到她大早上从白子墨的车上下来,两人又像情侣一般的样子,真不知道那些人会怎么说?

米晓君即使是装作目不斜视地一路走进大厅,都能明显地感觉到身边很多的目光像锋芒一般射了过来,她知道这其中大多是女性同胞的。

“小米,小米……”在这种时候能够毫无顾忌地公开喊她的人,除了丹丹,恐怕是没有第二个了。

“丹丹,”米晓君回过头等她,丹丹跟往常一样拿了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边走边吃,一点都不在意是否会破坏自己的淑女形象。

“小米,刚才怎么回事?你跟小白总你们在一起了?”因为公司楼上不允许带包子之类有气味的食物进去,再加上她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问这个问题,丹丹就拉着米晓君跑到一边没什么人的地方。

早就知道丹丹要问这个问题,也想了很久是如实相告还是也瞒着丹丹以免节外生枝?最终米晓君的回答是,

“我跟小白总是假的,至于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丹丹,原谅我,这些我只能以后告诉你。”

丹丹没有再追问,而是有些惋惜地,“小米,我就是觉得小白总这个人真是挺好的,如果他是真心对你的,你就不能考虑一下?灰姑娘的故事虽然有些太梦幻了,可现实生活中也不是没有过灰姑娘不是?”

“我明白的,丹丹,可是现实生活中毕竟没有几个灰姑娘,先抛开感情的因素不说,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到最后又不只是两个人的事,要牵扯的东西太多了。”

扑地花算是现代言情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远远的记忆》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米晓君,陆远)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代言情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