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皇后鸿福》皇后鸿福》作者:闲阶桃花 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皇后鸿福801
《皇后鸿福》皇后鸿福》作者:闲阶桃花 古代言情风格小说 皇后鸿福801

皇后鸿福 闲阶桃花 著

韩天材,小姐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8 15:02:06
畅销创作《皇后鸿福》是闲阶桃花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作品,本网络故事的主线角色韩天材,小姐,主要讲的是:难得有个阴沉的午后,太阳没有那么烈,但还是显得闷热异常。盼着下一场雨凉快些,天空却又捂地很紧实,没有降雨的意思。闵西月扶着回雁的手下了马车,来到韩天材临时租住的院子一看,只觉得有些寂静。心里十分纳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难得有个阴沉的午后,太阳没有那么烈,但还是显得闷热异常。

盼着下一场雨凉快些,天空却又捂地很紧实,没有降雨的意思。

闵西月扶着回雁的手下了马车,来到韩天材临时租住的院子一看,只觉得有些寂静。

心里十分纳闷。

她还以为,会看到人来人往的场面。

怎么说,韩天材都是桃源宫画册定断最后结果的重要人物。

更别说,他手里还握有抹尘天子的山隐图。

光凭这两点,他发出的邀帖,就该有不少的人捧场才对。

直到闵西月走到门阶上一看,这才发现问题所在。

院子中间,原本有口水池,里面似乎是养了鱼。

但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裂开了口,池水涌溢出来,弄地一院子乱糟糟的。

正有几个仆人在慌里慌张地收拾,都没发现有人站在了门上。

回雁正要开口,韩天材蓦地出现,一脸抱歉地道:“哎哟,闵小姐过来了,瞧小人这院子……

唉,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搞成这样也只能临时取消宴席。

都怪小人记性不好,上次忘了问小姐的居址,一时间也没办法通知小姐。”

闵西月目光闪了闪,“我家离地有些远呢。

对了,韩掌柜这次来永昼城,应该也带了不少宝贝过来吧?

能否让我看看?若是有合心意的,我也想入手几件。”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

趁着没其他人在,更好向韩天材打听逐月的事情。

这么好的机会,她才不会错过。

她都说要买东西了,相信韩天材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拒之门外。

闻言,韩天材的脸立马堆起了真切的笑容,“有的,有的。

闵小姐里面请,稍待一会,小人去准备。”

闵西月点点头,随着韩天材朝正堂走去。

转身的韩天材大松了一口气。

闵西月真是太配合了。

他都有点害怕刚才自己那样说,闵西月会不会真的掉头就走。

今天哪有什么私人宴,统统都是为闵西月一个人准备的啊。

虽然不太明白易鸿为什么要这么做,但只要主子开心不就成了?

韩天材乐颠颠地将闵西月领到正堂,然后就去准备了。

闵西月刚想坐下,忽然瞄到旁边的书案上压着一张信笺,她不由看了过去。

当看到信笺上的字迹时,闵西月的目光一怔。

有些不敢相信。

随即,她又挨近了些,仔细看了看那信笺上的字迹。

顿时心里涌起了激动。

逐月的字迹。

闵西月先是做贼似地瞄了一眼门外。

韩天材不见踪影,几个仆人正忙着收拾院子里的乱渣。

没人注意这里面。

闵西月收回目光,看向了信笺上的内容。

嗯?

居然是让韩天材去青城准备分铺的事情?

闵西月大感意外。

前世的时候,暮云轩也有几家分铺,但并没有设在青城。

怎么会有了这么大的改变?

再看下去,闵西月的心不由揪了起来。

虽然信中的话语只是微微带过。

还是让闵西月捕捉到了一点逐月的现状。

他现在,似乎过地并不顺遂?

还有些麻烦?

前世的时候,闵西月也对逐月的身份有过猜测。

从字里行间看,逐月的身份应该是非富即贵的。

但他的文字里,偶尔透露出的压力与疲惫,也让闵西月觉得,对方的日子过地并不顺遂。

没想到,原来逐月这么早的时候,就已经很有压力了。

想到这里,闵西月很感叹。

可惜,自己能力有限。

应该也帮不了逐月什么忙。

更何况,逐月是枫国人。

两国相隔太远,牵扯太多。

如果不是这次韩天材主动来了永昼城,她都未必会这么早打探逐月的事情。

就在闵西月发怔间,一阵幽雅的琴音飘入耳间。

正是那天春宴上,怡郡王徐感佑所弹奏的琴曲。

老实说,徐感佑那天弹奏的琴曲已经很有功力,称一声大家也不为过。

但同耳前的琴音比起来,却是显得稚嫩了许多。

这首琴曲,时而激荡,时而婉转,给人以高山静溪的画面感。

如果没有过很深的阅历,是无法弹出真正意境的。

徐感佑虽然能理解这首琴曲的深意,琴技也很娴熟,但他独独缺了阅历,所以终究还是差了两分火候。

而现在闵西月听到的琴曲,却已经称得上是神曲了。

每个弦音,都点拨地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还留有无比的想象空间。

说句此曲只应天上有,也不算过誉。

闵西月这一次,是真的听醉了。

直到琴音停歇,曲子的余韵却还久久在闵西月的脑海中盘旋。

等她反应过来,不由轻移脚步,来到门扇大开的偏厢前。

一扇白纱屏风立在屋子里。

屏风上绣着名家山水画作。

屏风背后,是一个坐着的身影。

影影绰绰、朦朦胧胧间,闵西月的心里生起了一股陌名的熟悉感。

似乎,有什么更久远的记忆想要冲破。

但一时之间,闵西月又想不起来。

按捺下心中莫名的悸动,闵西月隔着屏风向对方一礼,“听先生一曲,宛若身在群山小溪间。

意境幽远,透人心腑,实在是美妙极了。

西月唐突,敢问先生高名?”

屋内一静,对方并没有回答。

一阵轻微的响动过后,一名模样清秀的小童捧着一柄香扇走了出来。

先给闵西月行了个礼,再道:“我家先生近来身体不适,不宜见人,还望小姐见谅。

但先生觉得小姐是知音人,特赠这柄香扇,以表心意。

先生希望他日有缘,再与小姐相见。”

闵西月接过香扇,又看了屏风后的身影两眼,然后道一声谢,转身离开了。

闵西月有些失神地握着香扇,刚在正堂坐下,就听见偏厢响起了动静。

侧头看去,却是几个仆人护着一个穿着朴素,罩着斗篷的身影朝门外走去。

闵西月目送着那背影消失在眼前。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生起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目光转回打开的香扇,香扇左面绘有几叶清兰,旁边还有两行小字。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闵西月陷入怔愣之中。

几叶兰草画地很有意境。

而这字迹,好像在哪里见过。

“让闵小姐久等了。”

这时,韩天材领着人,捧了一些木匣过来。

闵西月收起心思,合了香扇,问道:“不妨。

对了,刚刚偏厢那位弹琴的先生,不知是哪位高人?”

闻言,韩天材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

闵西月笑了笑,“罢了,给我看看韩掌柜带过来的宝物吧。”

虽然很想知道刚才那位是谁。

但相比于打探逐月的情报,自然是后者更重要。

韩天材暗暗松了一口气。

易鸿殿下真是料事如神啊。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皇后鸿福》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古代言情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闲阶桃花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