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乱剑春秋》娱乐春秋剑璃 虐文 乱剑春秋同志
《乱剑春秋》娱乐春秋剑璃 虐文 乱剑春秋同志

乱剑春秋 书剑凭生 著

叶青,阿九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16 16:00:56
《乱剑春秋》是书剑凭生墨下的一本武侠小说,主线流光溢彩,文笔一气呵成,书单必备。不知是叶青的那可丹药起了作用,还是翟郎中那副价值五百两的汤药起死回生,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那个本来被翟郎中说准备后事的女孩终于醒了过来。所幸叶青并不是坏人,这一点又在那名名叫柳初芽的女孩那里得到了确认,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不知是叶青的那可丹药起了作用,还是翟郎中那副价值五百两的汤药起死回生,第三天傍晚的时候,那个本来被翟郎中说准备后事的女孩终于醒了过来。

所幸叶青并不是坏人,这一点又在那名名叫柳初芽的女孩那里得到了确认,阿九和言小楼终于释然。

不过两人都没有因为之前想太多了而觉得愧疚,与之想反,下次遇见类似的情况,两人之后提前就多想一下。

这一点两人真的有些像,作为江流儿的他们从小境遇不一样,可是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办法却出奇的相同。

并不是两个人在一起玩的久了,所以很多看法一致,而是两个人看待世界的方式一致,所以才成了朋友。

那位叶青夫人这几天并没有挤在阿九家,甚至没怎么来看过她那个昏迷在病床上的师侄。

但是在柳初芽醒来以后,叶青第一时间便赶到了。

阿九因此觉得是这个叶夫人的丹药起了作用,否则不可能来的这么快。言小楼则笃定地相信是自己熬制的药起了作用……否则自己三十年的卖身契找谁说理去?

其实两人与那柳初芽本来就不熟,甚至说是不认识,也更谈不上了解,但依旧能感觉到清醒后的柳初芽有神情格外的凝重。

在叶青感到以后,则成了两个人一起神情凝重。

叶青在确定柳初芽彻底脱离了生命危险以后,又给她服下了一颗丹药,之后又瞥了一眼这做屋子的主人,叶青略带歉意道:“两位小友能否先出去,我与柳师侄有些话要谈。”

阿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让叶青和柳初芽自便,随后便与言小楼一同出了屋子。

出门以后,阿九看了一眼天色,已经入夜了,想到自己最近几天都没有去过河滩,就折返回去敲了敲门。

之后阿九开门进去背起了竹篓,与叶青道了声抱歉,出门时还不忘把门带上。

之前叶青与药铺的翟郎中聊了很久,因此她知道阿九背起这竹篓是要去做什么,此刻看到阿九背着竹篓离开,叶青的眼神略有些复杂。

捡骨匠是这折戟滩独有的职业,可即便是在折戟滩都很难被人理解,更何况叶青这样的外乡人。

只不过叶青看阿九的眼神很复杂,没有丝毫的轻视,有些许对阿九身世的怜悯,但更多的还是好奇和吃惊。

叶青是真的对这孩子有些好奇了,阿九在背起竹篓时显得不卑不亢,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多卑微,或者是多可怕,捡骨对他来说似乎与吃饭睡觉一样自然。

只是,在阿九出门的那一刻,叶青从他身上看到孤独与落寞,那种孤独与外面世界修炼到一定高度的大修士身上的孤寂很像,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就只有我与天地。

言小楼斜靠在门框边上,等这阿九背着竹篓出了门,两人相伴走了一段路,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言。

对于阿九来说,言小楼没有开始话痨,似乎比柳初芽诈尸还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言小楼沉吟半天道:“没想到那位叶夫人与柳姑娘真的认识……”

阿九笑道:“这一点不是应该感到庆幸吗?否则好不容易救下来的人,又因为我们的大意给害了,反而会更觉得愧疚。”

言小楼犹犹豫豫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她们两个其实都是坏人?”

阿九瞪大了眼睛,似乎是这么个道理,谁说长得漂亮的女人就不能是坏人了,在言小楼给她讲的那些江湖故事当中,可是有着很多的蛇蝎美人。

看到阿九这幅表情,言小楼一瞬间笑了,随后阿九也跟着一笑,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两人同行到镇子西边,之后言小楼回了镖局,阿九去了河滩。

而在阿九家,随着两个少年的离开,气氛一时间更加凝重。

“你可清楚伤你那些人的底细?”叶青看着柳初芽沉声道。

柳初芽摇摇头道:“只知道是群江湖武人,根脚底细却丝毫看不出来。”

叶青对于这个回答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不愿意错过任何的细节,又追问道:“对你出手的人有几个?”

柳初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晦涩,最后颤声道:“一个,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叶青听后一愣:“如今的埋玉洲,还有能单挑真人境的武人存在?”

柳初芽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叶青抬抬手道:“我知道,你身上的伤我仔细看了,是武人所伤没错,我只是有些感慨,尘界步入修仙都几百年了,这埋玉洲还有这等能为的武人。”

叶青又看了一眼柳初芽,心中不由的有些怅然,柳初芽是相思明月楼几百年来最为出众的存在,十几岁的半步潜龙境,放眼整个尘界都是惊世骇俗。

可是有些人不愿意看见相思明月楼就此崛起,尤其是那人回归的时间越来越近,那些人难免要多想、要恐惧,如今柳初芽的出现,让他们忍不住动手了。

“对不起。”柳初芽眼眸中有些泪水,轻声道:“剑鞘丢了。”

叶青这于这一点不觉得意外,拍了拍柳初芽的肩道:“剑鞘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作用,只是为了拖延那人的回归,只是苦了你了。”

柳初芽几次张嘴,终究没能说出一句话来,叶青拍了拍她的肩膀,坐过去把她抱在怀中,柔声道:“可怜的孩子,想哭就哭出来吧。”

柳初芽该哭吗?似乎值得一哭,一位本来足以震慑尘界的修道天才,却就此折损在了潜龙境的门槛之前。她的情况不止是跌境那么简单,而是断了修行的大道根本。

一位足以媲美真人境的修道天才,却被一位江湖武人打成了废人,现在那群人一定笑的嘴都快要裂了吧?

可柳初芽终究还是没哭,剑鞘在她手中丢了,而那剑鞘关系到的是那个人的回归,是她们相思明月楼的未来。

一个成长起来的柳初芽,肯定让那些人感觉头疼,但是无论柳初芽再怎么天赋卓绝,都没办法跟那个人的回归相提并论。

《乱剑春秋》,我想只要对网络小说有一定了解的朋友都不会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这本书当年确实是火的一塌糊涂,实体销量屡创新高,改编的游戏也大获成功。很多人说,这部小说本质上是一本披着武侠外皮的言情文,但就算是言情文,在对人物的勾画和情节的描绘上也是可圈可点,叶青,阿九这两个主角的名字至今让人印象深刻。可惜的是,书剑凭生同志一直在吃这本书的老本,后续较有名的作品也不多,这里我引用一名网友的评论:“与其说是作者江郎才尽,不如说是一位作家不思进取过度透支之后的常态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