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指尖凰》宝宝指尖血 弱受 指尖凰作者是羊多肉的小说
《指尖凰》宝宝指尖血 弱受 指尖凰作者是羊多肉的小说

指尖凰 羊多肉 著

萧夭,言吟风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13 22:19:02
畅销作品《指尖凰》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羊多肉,主人翁萧夭,言吟风,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精彩章节节选:得到了她的回复,言吟风轻轻嗯了一声。“这是哪啊?”好奇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很是自然的,萧夭的双手便扒住了言吟风的衣袖。“圣院。”温润的声音如常,但此时在萧夭听来却是有些不同,觉着比往常都好听了不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得到了她的回复,言吟风轻轻嗯了一声。

“这是哪啊?”

好奇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很是自然的,萧夭的双手便扒住了言吟风的衣袖。

“圣院。”

温润的声音如常,但此时在萧夭听来却是有些不同,觉着比往常都好听了不少。

“嘻嘻嘻。”

“你傻笑什么?”

言吟风淡淡地看着她,伸出手摸了摸她洁白晶莹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烧才放下。

谁知,刚放下的手立马就被萧夭给举起,而后又给握住。

“你再摸摸嘛,再摸摸,我是真的发烧了呢。”

这一脸傻样,让言吟风有一时的微愣。

这人……

“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吗?”

脸上不露半分,心中却深感疑惑,前段日子在与她接触中,他深知正常的萧夭可不该是这个样子。

可是这确确实实就是萧夭,笑得傻憨憨的,脸上是他有些陌生的依赖与喜爱。

“你怎么了?”

很顺从的,言吟风没有反抗,任由自己的手就这样被她给握住。

“嗯~”

脸颊在他的手掌心蹭了蹭,萧夭笑得十分开心。

“就是想靠近你。”

说着,为了表示她的喜爱,她将两手张开,像是激动到要上去将他给抱住。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

一向神情平淡的言吟风此时平静的脸上终于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像是受到惊吓般地后退了一步,不解地看着她这幅奇怪的样子。

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这下,真不用对外宣称你已经醒了。”

这醒了还不如不醒,这一昏迷,脑子都没了,智商也给昏掉了。

此时的萧夭,各方面都非常正常,可唯独当面对着言吟风的时候,脸上便又出现了那种违和的依赖感和花痴般的喜爱。

“嫡小姐这是怎么了?”

铭泽看着坐在床上,娇嗔地含情脉脉看着言吟风的萧夭,脸上的表情是如出一辙的惊悚。

“不知。”

言吟风敛下眸子,声音很淡,“可能是中蛊了罢。”

“啧啧啧。”惊叹地摇了摇头,铭泽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看来这个蛊还不是一般的蛊。”

说着自己还坚定地点了点头,像是很赞同自己的说法一般,还若有所思地给言吟风使了个眼色。

“这个蛊,能勾魂呀~”

他刚想要走近,更加细看一下与他对视笑着的萧夭,便被言吟风给制止住了。

“铭泽,你去吩咐下去,将军府的嫡小姐陷入沉睡状态,至今未醒,我要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啊?”被打住的铭泽愣了愣,只好退回来,很快地回答道,“好,我这就吩咐下去。”

他放弃了观察萧夭的欲望,转身离开了房间。

“言吟风,为什么要说我未醒过来呀?”

歪了歪头,萧夭很是不能理解原因。

她这明明醒得还好的啊。

走近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言吟风很是大方地给了她一个笑容。

“你猜。”

手腕上白色的带子轻轻坠下,拂过她的脸庞,她深嗅了一下。

“哇,你好香。”

说着,两手一张又准备扒上去。

言吟风轻轻一转身便躲开了她的魔爪,只用了一根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额头上。

“切记,不可在外人面前对我如此,记住了吗?”

眨了眨眼睛,萧夭吞了吞口水,重重地点头。

“好!”

得到她确定的回复,言吟风才露出了和煦的笑容,笑容还未展开,萧夭再一次作势要扑上来。

“你……”

“你只说不能在外人面前如此,现在可没有什么外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给重重搂住,一边还啧啧有声。

“你一个男孩子,为什么那么香,真好闻。”

话音刚落,后领子便被扯住,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安分点。”

声音中即是无奈也是警告。

不满地皱起眉头,萧夭毫不示弱地顶回去:“你也安分点,别老是勾引我。”

“再勾引我。”上上下下地看了他一眼,不甘示弱道,“我就吃了你。”

室内一时寂静,萧夭还未得意一会儿,便感受到有一束凉凉的目光盯着她,求生欲突然生起。

“别别别,圣子哥哥,夭儿错了还不行嘛,就给您老人家开个小小的玩笑。”

边说着边偷偷爬下了床,偷看着他的神色,找准时机想要开溜。

这个长着小孩儿的脸,却有老顽固的心的小混蛋,还是不招惹他了为好。

“你最好老实一些,我不想动手。”

后者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连动手都不屑动手的样子。

“老实,我老实。”

萧夭能屈能伸,举起双手高过头顶,抬起头,眯开一只眼睛偷偷看着他。

素白长衫的身影仿佛在画框中,一举一动都像是有心人刻画上去的一般,精美得让人不忍打破这样少有的宁静。

眨巴眨巴眼睛,连萧夭一时都不敢出声,怕一旦惊扰了他,而后他又会变成那个人前温润如玉,人后腹黑如狗的大圣子言吟风。

“你沉睡多时,各国的使者准备启程离开了。”

“回去了?”

萧夭条件反射地反问了一句,没等他回答,又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是该回去了,不成他们还赖在这里干什么呀他们。”

表面上是毫不在乎的没心没肺,言吟风瞧着她的反应,心里稍下安心。

虽然各国的人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接近她,但是目前看来,她并未曾受到过蛊惑。

“嗯。”

点了点头,言吟风站起身来。

“不打扰你了,你就待在这里,各国使者没有回去之前,不要随意走出这个房间,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说着身形一闪,一下便消失在了萧夭的视野里。

“那我……”

目瞪口呆地看着已经空了的房间,萧夭表示自己现在有些懵,她这是……无缘无故就变成了一个“阶下囚”了吗?

虽说了,不让她随意走动,但言吟风给她的招待都是最好的,吃住都是最上层的待遇。

就这样好吃好睡地住了几天,萧夭忽然觉得,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挺好的,没有了萧子煜日日大清早催她起床,也省去了每日的辛勤练武。

比起往日,如今的生活简直太美好,况且,在这里,她能时不时见到言吟风,这样一来,是她赚了。

日子又过去了几天,萧夭终于厌烦了,觉得有志者还是更适合在天上翱翔,而不是这样,被捆缚于一小方天地里。

就在这时,传来了各国使者返程回国的消息,萧夭觉得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她终是不用再被困在这一小块天地之中了。

不多时,萧子煜也找上了门来,能骗过各国来人,却是不能再骗萧夭的这个亲哥哥,这几日他也确实因为萧夭的事情,烦闷了许久。

言吟风邀他进入内院聊了大半天,不知都说了些什么,萧子煜连见都没见萧夭一眼,便匆匆离开了圣院。

被隔绝了外界所以信息的萧夭,自然是不可能知道自家哥哥已经找上门来了。

待言吟风找到她的时候,她刚骗过守卫的侍卫,悄悄地溜到了后院。

坐在院子中的秋千上,双腿很有节奏地摆动着。

看到言吟风来,她眼光都放了光芒。

“我是不是能离开了?”

还未等言吟风回话,她又立马堵住了他的话头。

“我可是听见你的手下说了,那些人可是都已经离开了的,你休想再框我。”

轻轻笑了笑,言吟风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是哪个手下嘴那么碎,将这些告诉你的?”

“你别管是谁,你只说一句,我是不是能离开了?”

“不是。”

一句话打碎了她所有的梦境,言吟风又轻轻说道。

“我知道你在这待着,很是无趣,索性我便答应了萧将军,传授你武艺,待你学有所成,再离开也不迟。”

意思就是在那之前,她都得待着这圣院之中。

本以为萧夭会哭闹着要离开,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个小矮墩翻了个跟头,蹦到了他的身前。

“你教我吗?”对着他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我同意了。”

毫不犹豫地便将将军府里的那些亲人给抛之脑后,这让一向淡然处世的言吟风都一时有些愕然。

“为什么同意?”

不知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他居然就这么给问了出来。

萧夭一时便笑得更加灿烂,小小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开心。

“因为有你呀!”

她这对他的一时兴起,让言吟风都有些捉摸不透,虽然不了解萧夭的为人,可是若说她便无缘无故这般欢喜他,他也定是不相信的。

“喜欢我,为何?”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低了下去。

“因为……”萧夭的眼珠子转了两下,随后回答道,“因为我,是要给你带来幸福的人呐。”

“呵。”

果然是病入膏肓了,还是无可救药的那种。

不想再与她周旋,言吟风转身便离开了。

“哎!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别不信。”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萧夭徒劳地挥了挥手,可是那人却再也没有回过头。

“真是倔。”

嘴上忿忿不平,萧夭心中咽不下这口气。

可怜了她少女的真心,居然就这样被他给不屑一顾了,这也让她太受到打击了。

不过,她萧夭向来不是那么容易便轻言放弃的人。

今日的你对我爱答不理,明日的我,继续烦你!

烦死你!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指尖凰》,会想起萧夭,言吟风,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