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沈腰》沈腰潘鬓指的是谁 年下攻 沈腰BI
《沈腰》沈腰潘鬓指的是谁 年下攻 沈腰BI

沈腰 师兰言 著

肖若水,单文佳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3 12:08:06
《沈腰》是师兰言墨下的一本婚恋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文笔妙趣横生,比较不错。《沈腰》书中主要讲述 肖若水醒来时,教室已空,五十多张桌子,桌面皆是乱七八糟。班上那几位刻苦出名的同学留了下来,既避开食堂的人流高峰期,又挤出几分钟时间学习。肖若水撑着桌沿站起来,缓步走到教室后方的生活角接水,热水很快就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肖若水醒来时,教室已空,五十多张桌子,桌面皆是乱七八糟。班上那几位刻苦出名的同学留了下来,既避开食堂的人流高峰期,又挤出几分钟时间学习。

肖若水撑着桌沿站起来,缓步走到教室后方的生活角接水,热水很快就捂暖了被脑袋枕得麻木的手。

她接完水转身的时候,一群男同学正好从她后面走过。惯性太大,肖若水不知撞到了谁,可是平时走路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男同学们,全程无交流脚步飞快地走过去了,肖若水愣在原地,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

肖若水的前桌,是两个男生。这俩人和肖若水的同桌兼男朋友——沈约玩得好,一个是胖子从来不务正业,一个身材健硕成绩逆天。强壮的跟沈约走了,胖子宋恩海跟自己别的小伙伴吃完下午饭就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大杯热饮。

“你不去吃饭啊?”他跟肖若水招呼。

“就去了。”肖若水微笑说。

宋恩海“哦”了一声,低头从书包里掏出许多零食来,把乱七八糟的桌子塞得更满了。

吃货癌晚期,怪不得身上全是肉。

肖若水无语地笑了笑,然后着手收拾桌面,看了看今天已完成的作业,再粗算一下这个餍足的下午觉睡了多长时间……一算吓一跳,居然接近两个小时!

肖若水双手紧贴杯壁取暖,仰头凝视墙上记录高考倒计时的牌匾,一时有些走神。

很快,吃完下午饭的学生们陆续返回教室。

最终选择留在教室的肖若水做题正投入,单文佳风风火火推门进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何事惊慌?”肖若水仍然埋头算题,但她能凭借自身对某种触碰的反感程度准确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如果将反感程度分为十级,单文佳发出的触摸排在一级,这种反感聊胜于无,而沈约,不给他发个十级证书就算对不起他!

单文佳故意取笑说:“你家幺幺冒雨踢球呢,你怎么狠得下心在这学习呢?快快把你温暖的怀抱送过去!”

“幺幺”是班上同学给沈约的爱称,本来叫做“约约”,因为方言“约”发音近似“幺”,高冷清淡的沈大爷就有了这么个傻气的昵称。

“下雨了?”肖若水吃惊地看向窗外。

“没下多久,毛毛雨。但是春天一下雨就很冷。”

还是春寒料峭的天气,下点小雨,冷意就直直渗入骨头缝儿里。肖若水心里狠狠骂了沈约一句,脚步却很快,三两步就跑到窗边。奈何外面细雨蒙蒙,远处的景物隐藏在白雾之中,难以辨识。

没看见沈约,肖若水心安理得回到座位,拿起笔,继续和做到一半的导数大题纠缠。

“天呐——我们沈校草太可怜了——没人疼没人爱的!”单影后一脸的痛心疾首,逗得肖若水别无他求,但求当场隐形。

肖若水和沈约,大概是整个学校颜值最高的一对了,在周围同学嘴里,更是有讨论不完的八卦。肖若水早习以为常,也懒得跟她扯些没营养的玩笑话,默默保持她的“学霸状态”。

学校的理科班分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属于尖子生,承载着全校的希望,每年高考,清华北大生就在这一百号人里。第二层次第三层次学生自然就沦为衬托这些高智商学霸们的绿叶。

肖若水是高二文理分科时,从三层次挤进学霸圈的,属于“宋濂高仿版”[注]好学生。当然,有一个招摇过市的男朋友沈约,并不影响肖同学沉迷学习。

见肖若水无心玩闹,单文佳也就识趣地不打扰她,回自个座位看书去了。过了约莫一刻钟,单文佳再抬头看肖若水时,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肖若水悄无声息走出教室,但她并不去足球场,而是直奔宿舍,取了保温桶去食堂。沈约喜欢吃的,她烂熟于心,只消几分钟就买好打包好,再返回教室。

教室里坐满自习的学生,大门和窗户全部紧闭,氛围沉闷,肖若水推门时“吱呀”一响,动静稍大,就被四处撩闲的单文佳盯上了。

单文佳圆溜溜的眼珠子钉在她的保温桶上,“哟哟哟——我们水水也醒悟了哟!”

肖若水害了羞,眼睛微眯假装强势,“闭嘴!写你的作业!”

学生时代的沈大爷不爱踩点上课。

别的学生踢完球,冲进食堂三下五除二解决了下午饭,大步流星就回教室了。沈约却不一样,他总是从容不迫,校规、严师皆不能阻碍他悠闲自在。肖若水看了又看,果真没看见沈约。

上课铃响起一刻钟后,沈大爷梳洗打扮完,人模狗样地来了。

这天来上晚自习的是物理老师,一个快六十岁的古板老头子,学生们最爱也最怕的不怒自威型的老教师,在教师群和学生群里都颇有威信。

肖若水始终记得,高中三年啊,别的科任老师安排作业,学生们一律默契地哭天喊地,唯独这老头不管安排再多作业,也没人敢多言语。大家都表示开心地接受了,这班上的物理平均分向来是让别班望尘莫及了。

可惜这老头子不爱管事。谁谁谁迟到了?关他什么事?

沈约敲开前门,连报告也不用喊,人模狗样地走进来。

整间教室安安静静的,他放轻动作坐下,先搂了搂埋头刷题的肖若水的腰,才脱下书包塞进桌子里。

到了高三,谁不是各种习题册塞满了书桌,唯独这位沈大爷,桌子空荡荡,书包轻飘飘,早中晚把空书包背来了,塞桌子里,下课又原样背回去了。

但这回没塞得进去,有个什么物件占了空间。

沈约摸出来,一看,竟然是个盖得严严实实的保温盒,浑身奶白色,还很热和暖手。他不想也知道这是哪位小仙女的善举了。

沈大爷随即被美色迷了心窍,像狗看见肉骨头一般搂住他的心爱的小仙女。

肖若水笔都没放,只管粗鲁地挣开他的束缚,“单文佳提醒我的,不必谢我。”

沈约疑惑地瞥了眼侧后方的单文佳,后者在翻一本时装杂志。而且她坐姿极美,腰杆直得堪比白杨树……多管闲事……沈约吐槽完,又觉得此大好时光,实在不该让这厮扫了兴,于是忽略单文佳继续撩闲。

手又缠上姑娘的腰,沈约把脑袋伸到她的书本上方,挡住她看书的视线,看着她露骨地笑。

“干什么?”

“乖,能让大爷亲一个不?”

肖若水佯怒,“滚——”

“可惜了——”沈约弯唇一笑,眼中尽是狂狷邪魅,“大爷说了算。”

说着,放在她腰间的手突然移至脖颈,把她往下压。脸已经凑上去,谁知被她一巴掌拍开了。

可谓毫不留情。

恬不知耻的沈大爷嬉皮笑脸,一边往肖若水耳边吹气转移注她的意力,一边把肖若水的腰腹臀揉了个遍。

肖若水又气又羞,一巴掌拍开沈约的俊脸,然后打掉那双不老实的咸猪手。

沈约第三次缠上来时,肖若水显得极度不耐烦,朝他掀了掀眼皮,“我算数学题呢,您别烦我,行么?”

沈约这才暂停片刻,眉峰一挑,有情绪?

沈约倾身轻轻地搂住肖若水,靠在她耳边柔声询问:“怎么了,说来听听?”

他难得体贴入微,肖若水内心不争气地软了一大片,目光涣散了,可她始终没有吭声,竖起笔杆又开始奋笔疾书。

一见沟通无效,沈大爷的脾气就上来了,把弄着保温盒勾着唇角问:“我哪又惹到你了?”

要不是明明白白清楚沈约的心理强大得无出其右,肖若水会以为他是真地悲伤难过呢。她想辩解——这不关你的事啊,我是在气自己!可她瘪了瘪嘴,捏笔的指尖发力更狠,周遭的气氛更疏离冷漠。

她真是恨死了这位大爷冷嘲热讽的本事!

不肯应,沈约看着她平静的侧脸忍气吞声好一会,故意问:“学习……学习比我重多少千克?你是不是一早就算得忒清楚啊,肖若水?”

沈大爷永远是语出惊人。

肖若水被问得手狠狠抖了一下,金属中性笔在桌面上用力栽一个跟头,滚下桌去。

肖若水慢慢舔了舔嘴唇,照实说:“当然啦!毕竟能陪我一辈子的是知识,又不是你沈大爷。”

说到底,是她想错了!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肖若水猛然睁开眼,梦又断了。

快十年了吧?

十年来,她一遍遍重复这个梦,却又一次次在这关键时刻醒来。那时候沈约的反应成了迷,而沈约是否喜欢她这个疑惑,也成了笼罩生活的阴霾。

肖若水怎么能不喜欢沈约呢?

就算失去了,肖若水还是时常想,她十岁而孤,一无所有,然后从一文不名到与沈约相遇,她分明是为了那个人而存在啊!她废寝忘食地读书,不过是想在这条走向成功的路上走得更远一些,她总得再优秀一点,才能理直气壮站在沈约身边啊。

多少人为了赖以生存的物质、名利权势而拼命活着,肖若水却只为沈约而存在。

殊不知,她念念不忘的沈约早在十年前就放弃了她,而这个繁华大都市也没有对得起她这个拿着中国顶尖学府毕业证的人才。她每日里出租屋、公司两点一线,领着不算寒碜却毫无上升空间的薪水,做着做了十年的美梦,始终一无所有。什么车子、房子、票子啊,说来着实讽刺。

肖若水没什么朋友,更别提可以大早上打电话叫她起床的人物了,有,也只能是公司里的小组长。

那位烫着俄罗斯大波浪的更年期妇女欺软媚硬,打压组员,挤兑人才,肖若水实在不想一大早就听她颐指气使。不过古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纵她肖若水再有傲骨,迫于生计,也是不敢造反的。

十二月份,空气冷得要结冰,肖若水迷糊中把手探出被子,又倏地缩回来,人就清醒了。

裹着被子跪在床沿,拿起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看来不用上早班,她松了一口气,就听耳边传来愉快的问候:“肖若水吗?我是文佳呀,高中同学,还记得吗?”

肖若水一怔,连人带被摔地上了。

她干脆躺着了,抬手把健康乌黑的发丝拨到脑后,闭上眼嘻嘻笑起来:“是我,是我。好久不见了,文佳。”

“若水,我下周就回国了,咱俩一起吃个饭吧?”

“好呀,等着你呢。”

肖若水手机里有一些老照片,都是毫无特色的合影。肖若水每翻看一次相册,就要删除不再吸引她的照片,删来删去,就只剩下沈约入镜的照片了。

肖若水在床上赖了一刻钟,不知是第几遍浏览相册,多年前的沈约,张扬恣意,有点奶气,也有与年龄不符的深沉的性格和三观。

洗漱时,反射弧比较长的肖美人突然发笑——她一个朝气蓬勃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动不动盯着高中生照片看,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啊?

肖若水住四楼,老旧的公寓不仅没有电梯,楼道里还没有照明灯。水泥台阶坑坑洼洼,布满尘土,陈旧的墙皮四处脱落,没脱落的还是密密麻麻的小广告的功劳。

黑暗中,肖若水身着熨帖的黑色职业装,沿着台阶慢慢走下去,黑色高跟鞋踏在地面,发出规律的咔嗒声,悦耳动听。

四层楼,也就几分钟的功夫。

走出楼房,外面的世界也是昏黑一片,无风无雨,就是冷。

肖若水理了理藏蓝色棉布围巾,遮住嘴巴,低头朝不远处的早餐店走去。

路上没什么人,她却背影娉婷窈窕。

来日逢故人,白首不相离。

这本是作者(师兰言)利用剩余资料写的一篇《沈腰》式的小说,虽是月更,也稳定的更新了很多年。从整体来看,笔力可圈可点,偶尔桃色情节的点缀也很好的白描出了日本都市绚烂又陈腐的景象。但是众所周知的原因仍然在两年前惨遭平台的毒手,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