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进退都已是天涯》进退都已是天涯小说 NP 进退都已是天涯straight(直人)
《进退都已是天涯》进退都已是天涯小说 NP 进退都已是天涯straight(直人)

进退都已是天涯 方寸刻心 著

向宇,念昔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12 17:02:26
《进退都已是天涯》是方寸刻心新出的一本婚恋故事,情节环环相扣,文笔无与伦比,非常耐看。《进退都已是天涯》精彩片段试读 一中正门两侧被拉绳隔开,念昔她们和其他低年级的学生被引导从侧门进入学校。等他们整队集合到楼下时,体育老师一点也不着急,哨子一吹,要同学开始做准备活动。高中部的学长学姐们最后一批起跑刚刚完毕,“还有初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一中正门两侧被拉绳隔开,念昔她们和其他低年级的学生被引导从侧门进入学校。等他们整队集合到楼下时,体育老师一点也不着急,哨子一吹,要同学开始做准备活动。高中部的学长学姐们最后一批起跑刚刚完毕,“还有初三的呢,你们急什么急,现在不做好热身运动,那么长的路跑得崴脚了,谁把你们弄回来。”

“这个即是锻炼也是比赛,年纪班级之间需要进行评比的。几个体育好的麻利点儿,好好跑。”体育老师抓紧时间做跑前动员。

“念昔,你行吗?”旁边平时一个关系还算可以的女生问她。

“我?你开玩笑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体能真不好。”念昔从不讳言自己在体育上的弱势。“能坚持以平常的速度跑完三分之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走完全程对我来讲就是最大的胜利。”

“平时体育比较差的同学要注意保持速度,不要掉队,天还没有亮掉队以后安全也是个问题。另外你要回来的太迟了,人家都开始上课了。”体育老师的话,总是那么直接而又扎心。

一个年级的人浩浩荡荡走到校门口后,念昔很自觉地落在队伍的后面。反正也是跑不到前面去的,就不去跟人家抢起跑的优先位置。突然她觉得旁边挤过来一个人,一看惊了一下是向宇。“你怎么到后面来了,到前面跑去啊!”

“不想跑,本来腿有些不舒服,早上骑车可能吸了一点冷风,怕待会儿跑了岔气疼。”向宇一本正经地给出了解释。

“真的吗?开始体育老师说要评比,我还想说咱们5个人虽然我不行,但你们4个都有竞争力,也能替我平衡一下。”念昔有点可惜,以向宇的实力拿个奖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想要奖?”向宇开始考虑其他方案。他本来就是担心念昔一个人吊在后面才慢慢挪到这儿来了。如果念昔很想得奖,他就得考虑考虑怎么又能陪着她,怎么又能拿个奖。

“没有,我自己倒是没有这个想法,就是我替你觉得可惜,怕你心里会有一些介意。”

向宇坦然一笑,“没有,我对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很看重,把这个带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紫色的口罩递给念昔。

“这个好,我刚刚还想着把围脖留在教室里好可惜,你自己呢?”念昔不自觉得很自然就顺手接过来戴在自己脸上,旁边的女生仔细看了他们一眼。

“我一个男生不用,你护好自己就行。”两个人还在交谈时发令枪响了,只听见老师喊着不要着急不要推搡,大家还是控制不住的像潮水般涌了出去。

念昔他们并不是站在最后面,所以免不了被后头的同学裹着往前,一个重心不稳,念昔好险摔倒。向宇赶紧抓住了她胳膊,迅速从人流中间分到了边上。“没事吧?”向宇有些担心。念昔其实是一个比较娇气的小姑娘,只是娇气的度把握挺好,并不会让人有娇纵讨厌感。刚刚他都被推的有些难受,脚也不知被谁踩了一下,念昔估计也没能幸免,小姑娘没有吭声估计是疼了。

“嘶~~~,小腿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念昔被弄疼了心里有点烦躁,但也知道怪不得别人,人挤人的情况这是无法避免的。

扶着她的向宇可不这么看,“被踹的?那就不可能是无意,如果是被踩还好理解一点。有人故意的。”他心里迅速闪过了这个念头。眯着眼仔细看着他和念昔空出来的位置后面,一个带着红色纱帽女孩朝他们这个方向瞄了一眼。“那个戴红帽子的人是谁?认识吗?”向宇扶着念昔慢慢走以调整痛感。

“谁?”念昔现在眼睛视力有些下降,她细细眯着眼睛看了一下,“那个好像是我们班的文锦?我不确定俄,看不太清楚,怎么了?”

“没什么,不着急,让他们有体力的先跑,一会儿都能来陪我们了。”向宇开起了玩笑,心中闷了下神,“又是她,总搞这种小动作真是烦人啊,还是得想个办法才行。”

念昔可不知道向宇这会儿脑海中转了好多念头,小腿上疼痛感好多了的她扯扯向宇衣服,“跑了,跑了,大家都到前面去了,我不想吊车尾做最后一个。”

“真的可以跑了?不要逞强,跑不动一定告诉我。”向宇一副很不相信的神色望着念昔。

“切,我哪那么没用,就是一点点不厉害而已。”甩下一句话,念昔辫子一摆就往前跑了。

向宇游刃有余地调整着呼吸跟着念昔,看着她跑过800多米后开始气喘吁吁,禁不住又好笑又心疼,“你这体力真的差了点,还是要加强锻炼。以后每天中午跟我跳绳15分钟。”念昔有气无力向他摆摆手,表示自己现在真是一句话都不想说,也说不出。向宇看看周围没有太多人,伸出手来想拉着念昔往前跑几步,没想到一看到他的手伸过来,刚刚还上气不接下气动力不足的念昔蹭地一下就往前蹿了一大步,还左右打量。

“行,我不带你,你别突然加速,受不了的。”向宇无奈地跟着她,“慢点,慢点。”

到第一个卡口时已经没有太多同学了,体育老师骑着自行车早就到了打卡点。“哎呀,你们这不行啊,尤其是你,向宇怎么掉到这里了。快快上前!计时的!”

“我有点不舒服,跑不动呢。”向宇不在意把这个理由再用一次。

“静芝静芝,你怎么在这里。”念昔诧异地喊起来。

“我为什么在这里,还不是怕你一个人掉在后面没人看着。”静芝拿着盖好章的卡站在那儿说。

“不要紧,今天正好向宇也不太舒服,他可以跟我一起,你快点往前跑,争取拿个名次。”念昔催促着好友。

静芝冷冷地看着向宇,对方朝她点了点头,她又看了看满眼期盼的念昔,“这个大尾巴狼,狡猾的很,算了,看他对念昔还实在。”静芝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向宇就觉得他会对念昔很好,但始终还是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看他陪着念昔,静芝也算放心,她抱了抱念昔说了句在终点等你就准备几个大步远去了。

“等一下!”趁着念昔去盖章的时候,向宇叫住了静芝,“刚刚起跑时如果没有弄错,她们班的文锦踹了念昔小腿,踹得很重,你要在前面看见了刘雨和沈青衣就告诉她们一声。”

静芝严肃了面孔,看看走过来的念昔,匆匆答应了一声:“知道了。我先走了!”

“总算走了!”向宇知道作为念昔发小的静芝对小丫头的影响力,所以从来都是客气有礼,疏淡以对。他一眼就知道静芝不是个轻易接纳他人走进自己圈子的个性。她只认定她接受的,所以对于这种个性,不必谄媚,做好该做的就可以。也是因此,他没去提醒沈青衣,因为说了还不定有用,而且傻大个自己都没意识到什么,他何必去撩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念昔的步伐反而轻快了些,连着挺过两个极限点后,她已经舒服了很多。虽然不如静芝健步如飞,也没有感觉脚下沉重如铁了。

“是不是好多了?”再打过第三个点后,估量念昔的能力也就止步于此了,再往下跑,那她完事后大小腿会酸疼很长一段时间,向宇赶紧开始劝道,“不着急,小步慢跑,或者快速走也可以,刚刚一路甩掉了不少人,不用担心倒数了。”

“好的,”念昔长舒了一口气,她也真有点跑不动了。本来以为自己状态还不错了,没想到只是短暂的假象。快走尽管也像赶命似的,可也比跑起来强啊。

“念昔,过几天我可能会不在学校。”向宇迟疑了很久要不要跟念昔说说这事。不说,5个人天天聚在一起,他缺席几天好像不在意大家一样;说,怕自己自作多情,念昔会觉得说不说无所谓。

“为什么?”念昔一听完就停了下来,盯着向宇说:“你不舒服?刚才我还以为你是编的理由?”

向宇听了心中一喜,念昔的问话说明了她清楚长跑自己陪她的做法和心意,这对向宇来说就像脑海里突然放了烟花,比几秒前说请假离校之事重要多了。

“你怎么不说话?我问你呢!”念昔有点着急。

“念昔,念昔,我特别高兴。”向宇的声音都有点小小发颤。

念昔越发紧张了,“你怎么了,你,你好好说话。”

“我妈妈回来看我,我得请假几天。她很少回来看我。”向宇解释道。

“哦,吓死我了,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念昔拍了拍胸口,“这挺好的事儿啊,我以前都从没听你提起过你妈妈呢?她也是军人?”她其实有点好奇。

向宇难得地迟疑了,“我回头细细讲给你听,好吗?”

“哦。”念昔隐约猜到向宇的妈妈应该有些故事,就不再往下追问了。

等到两人紧走慢走到学校终点——学校大门——也是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完成了长跑任务,好在他们不是压底的成绩。上到二楼时,就听到一阵闹哄哄的声音。念昔笑着对向宇说:“这些人精神真好。”

向宇叫住念昔说,“我有点饿了,经过食堂时怎么没想起带几个包子或者面包上来,配热牛奶正好。”

念昔一想到今天向宇陪着自己耽误了长跑,立马转身往食堂走:“你在教室等着,我去多买几个,到时候和刘雨他们一起吃。”

“好,我去跟他们说,不急。”叮嘱念昔后看着她下了楼,向宇加快几步向吵闹声传来的初二年级走去。

“文锦,你给我记住,下次你再敢在背后做那些阴人的小动作,我就真让你好看!上次警告你没当回事是吧!”刘雨当着全班同学毫不客气开了硬功。

“我干什么了?你不要欺负人!”文锦不知是气的还是怕的,脸上煞白一片,嘴里义正言辞,音量小而无力。

“你干什么自己不知道?我看得清楚。”158班的同学看见快成为他们班编外人员的年级人物来了。“文锦是吧,你下次再搞小动作最好不要让我抓现行。”说完向宇把刘雨和沈青衣叫了出去。

被晾在教室里的文锦从没这么痛恨过吴念昔,不是她,自己不会在全班同学面前丢这么大的面子。“我还不如多踹她几脚。”被警告的文锦不无恶毒地想着,全然没顾忌向宇他们所说的话,或者她自始自终认为这些人和她一样不过是初中生,不会也不能怎么样。

“注意方法,没有抓现,别人只会认为你们看她不顺眼,理亏的会变成我们。”向宇还准备说几句时突然闭口不言了。

“那怎么办?”背对楼梯口的沈青衣傻不愣登地追问,却发现自己认的老大一把推开自己走了过去,“哎哎,~~”看见来人后,他顶了顶刘雨的背说:“你说他在念昔面前像不像我家的哈士奇?”

“那也比你强啊,你加油吧!”刘雨语重心长对沈青衣说,“你比你家二狗还哈士奇啊。”

“刘雨,沈青衣,过来,吃早饭,把我座位上那个大暖瓶带过来,里面是热牛奶。”念昔把右手的袋子递给了向宇,“你喜欢的牛肉包子,只有三个了。幸好我先下去。不然等拿了牛奶再去肯定没了。”

因为155老班还让同学早读半小时,静芝只能提着两个肉包,拿着半水杯热牛奶先回教室,留下念昔四人围站在走廊上享受长跑后的早餐聚会。被包围的念昔自然也没看到教室里盯着她发直发狠的文锦。

一本有趣的书,向宇,念昔得到一个黑科技神挂之后跑去种田的故事,虽说是神挂但是到后面完全沦为一个打酱油的工具,难免有点可惜。我想这本小说《进退都已是天涯》到目前为止有两个亮点,一是看主角(向宇,念昔)如何包养调教四个情妇的故事,其顺序是律所的女实习生兼下属(法学硕士),一对毛妹双胞胎(材料学硕士和医学博士),还有个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留学生。嗯,作者(方寸刻心)的口味比较独特,找的四个情妇好像身高都比主角(向宇,念昔)要高。其二就是专业性,我曾经有朋友在英国做事务律师,多少也有点耳濡目染,本书对英国的法律程序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