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翠禽小小》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 最新章节 翠禽小小作者是囫囵吞鱼的小说
《翠禽小小》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 最新章节 翠禽小小作者是囫囵吞鱼的小说

翠禽小小 囫囵吞鱼 著

卫瓒,阿兄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09 20:04:03
火爆新书《翠禽小小》是囫囵吞鱼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创作,本佳作的主人公卫瓒,阿兄,小说剧情回顾:卫翕忍住嘴角的抽搐,干笑道,“殿下真得闲。”人已站在二楼上,话说出口,金子也算上去了,卫翕总不能因独孤泊如而掉头。“我就不打扰殿下了。”说着,眼神四散,欲寻处离他远些的雅座。“方便起见,绥阳何不与我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卫翕忍住嘴角的抽搐,干笑道,“殿下真得闲。”

人已站在二楼上,话说出口,金子也算上去了,卫翕总不能因独孤泊如而掉头。

“我就不打扰殿下了。”说着,眼神四散,欲寻处离他远些的雅座。

“方便起见,绥阳何不与我并桌?”

卫翕保持微笑,“看殿下似乎有客人,绥阳不便叨扰。”

“不妨事,若是绥阳你,想来他不会介意。”独孤泊如说的笃定,卫翕心下猜测,他不会介意,难道独孤泊如约的是齐兆?

念头刚起,卫翕很快打消掉。

应该不是,远济齐府早归属于太子一系,独孤泊如是不会花大力气拉拢。私下里,并未听说齐兆与他有所交集。

“今日一金楼的花大厨特意挑了一尾好鱼做桃花乳酿鱼,难道绥阳不想试试?”

花大厨!

桃花乳酿鱼!

一金楼花大厨,一道菜一千金,每年只进三次后厨,哪怕是她,一年也只能吃三次花大厨的菜。

桃花乳酿鱼,拿五十年桃花酿特别处理出来乳酿鱼,可遇不可求。

卫翕高举降旗,不就是坐一起吃饭,有什么大不了的。

面如春风,“既然殿下不嫌弃,绥阳觍颜就坐下了。”

迫不及待入座,激动得一改往日懒散姿势,后脊梁打得笔直,将面前的碗碟一一摆放整齐,专注近乎虔诚。

小二先端上一碗时令鲜果,一碟“见风消”,一碟“过门香”。

一金楼清幽雅致,未有助兴舞姬,只得大堂轻舟万山落地屏风后,传出若有似无的丝竹笙箫。

心里记挂着桃花乳酿鱼,卫翕吃点心都吃得心不在焉。

见风消入口即化,往日她总是慢慢吞咽,好品尝其清甜滋味。今日她吃了些许,觉着没滋没味,便不吃了。

过门香是拿果干制成的,酸酸甜甜吃在嘴里,口舌生津。

“我在这儿,真的不会打扰到殿下?”光吃点心喝酒也不妥,卫翕“善解人意”的开口,找些闲话。

独孤泊如手握着茶盏,笑得温润,“不碍事,今日算是为他洗尘,庆他归来。”

“哦?”卫翕一下子来劲儿,“绥阳好奇,究竟是哪位大人,值得殿下亲自设宴接风。”

还只身前来,身边只跟了两亲卫。

隐约记得一首名叫“知汝归”的乡野小调:

知汝远方来,吾当着新衣,牵骏马,出城十里迎。两杯浊酒,三碟小菜,欢庆重相聚。灯烛明灭,联床风雨,互道倾谈多少年。

只有交好之人,才会做到如此。

独孤泊如口风不漏,“既好奇,绥阳且等着自己看,他快到了。”

神神秘秘的,卫翕端起茶盏,入口甘甜,夹杂着丝茶叶的清苦。

拿在手里看两眼,“这什么茶,喝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新研制的茶品,味甘甜,口感清涩,取名蜜炙茶。”

卫翕再饮一口,还甚是不雅的咂巴嘴,回味下,随即点头,“真不错,待会儿问问是否能买些回去。”

意犹未尽,目光闪烁。

哪怕如独孤泊如这般好的脾性,此时对卫翕做派也颇感无奈,“你个促狭鬼,等会儿叫掌柜送你一罐即可。”

卫翕笑得嘴咧开,露出一排贝壳似的牙,“谢过殿下,殿下真慷慨。”得了便宜还卖乖。

自家郡主居然为了一罐子茶叶耍心眼儿,玉心杵在后边儿感慨万千,按郡主如今情形,找厨娘一事可得抓紧不能拖。

卫翕有一搭没一搭的同独孤泊如说话,忽觉背后有动静,就听一道朗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应爵来迟。”

独孤泊如起身相迎,卫翕不好再坐着,跟着起身。

“不迟,到了就好。”

独孤泊如似乎见了这个叫应爵很开心,卫翕察觉到他的语速比平常快上两分。

正要坐下,独孤泊如点了她,“这位是绥阳郡主,安乐侯之女……”

卫翕应和般笑笑。

“你的妹妹。”独孤泊如话毕。

卫翕愣住。

“再见翕娘,已是亭亭少女。”拱手执礼,“我姓卫,单名瓒,字应爵,你的阿兄。”正式见过。

卫翕回礼,有样学样,“好巧,我也姓卫,单名翕,无字,你的妹妹。”

两人相视一笑。

不久之前,齐兆在她面前提及卫瓒,想不到他真随卫延一道回临安。

三人坐下,卫翕才好生打量了阿兄一番。

越看,越觉得有些面熟。

在她的印象里,卫瓒从未到过临安,他们应该从未见过面才是。

“大哥,我们是不是见过?”不由问出。

卫瓒眼神闪烁,当即笑着答道,“这难道就是一见如故。”

那就是从未见过了,卫翕心下疑惑,明明就感觉很熟悉。

难不成,在梦里见过?

卫翕细下想,可能性极大。

梦中的她因未出宫,错过了卫瓒。在宫宴上顺安帝为卫延接风时,卫瓒坐在某张桌案后,那时或许她的眼神曾在他身上流连,只是她不知道他是谁。

谁知道呢。

今日,卫翕想喝醉,好好醉一场。

因为高兴,她多了个阿兄,而且这位哥哥非常、极其,合她性子。

他从霁州洮南至临安,绕道过六州之地才至临安。江湖传闻,坊间趣事,连绵不绝。

听得她,心生艳羡。

她也想同他一般,吃谷州的米,捕蛉州的荧石虫,跑全州的草场,在昌州接生马崽,穿楚州天堑,于东州跃鲫湖泛舟。

游遍山川湖海。

“哥哥,我也想,想出去呐。”

卫翕喝得说话大舌头,整张小脸儿红彤彤,醉眼朦胧。

卫瓒喝的不比卫翕少,却面色如常,“想去,去便是。”轻描淡写,不足道。

“啪——!”卫翕一巴掌拍桌上,大喝,“说的好,去就是了。”

话未说完,一脑袋“嘭——”地砸桌上,叽里咕噜嘟嘟囔囔,细若蚊吟,话说得囫囵,让人听不真切。

可我被关起来,走不了。

想着想着,卫翕哭了起来,活像撒酒疯。

连滚带爬,从卫瓒的衣摆一路往上抓,最后环住他的腰,扬起满是眼泪儿鼻涕儿的小脸儿,“哥哥,你,你带翕儿走吧。”傻笑两下,在卫瓒的怀里蹭了蹭。

好暖。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翠禽小小》,会想起卫瓒,阿兄,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