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神剑化魔传》神剑天狼传 BG 神剑化魔传武侠小说
《神剑化魔传》神剑天狼传 BG 神剑化魔传武侠小说

神剑化魔传 HS化山 著

武进,丹素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08 19:11:01
有很多兄弟姐妹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剑化魔传》的佳作,是作者HS化山笔下的武侠新书,故事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书单必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作品。甘肃镇,城南山脚下一处荒废的寺庙。雪花飘落,寒风拂过。丐帮众多弟子暗中隐藏在寺庙内,暂时躲避开祁连派弟子的追踪。大殿屋内,火堆在地上燃烧着,火焰在风中晃动摇曳。丐帮帮主濮阳武进盘坐在布满灰尘的巨大佛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甘肃镇,城南山脚下一处荒废的寺庙。雪花飘落,寒风拂过。丐帮众多弟子暗中隐藏在寺庙内,暂时躲避开祁连派弟子的追踪。大殿屋内,火堆在地上燃烧着,火焰在风中晃动摇曳。丐帮帮主濮阳武进盘坐在布满灰尘的巨大佛像前,自行运功疗伤。完颜丹素同样闭目而坐,暗自运功,内力游走全身。完颜丹素总感觉那紫袍鬼面人有种似曾相识,虽然他躲藏在鬼脸面具后面,但那双眼睛似乎让她想起了曾经的一个人!

完颜丹素说道:“濮阳帮主,虽然我们此次失利,但却并不伤元气。只是我心中一直疑惑的是,那紫袍鬼面人为何没有直接除掉我们,反而只是将我们打伤而已?”

濮阳武进解释道:“朱夫人,当时你被紫袍人一掌打中继而晕倒过去,而我也受到紫袍人内力的震开受伤在身,接着我放暗器偷袭,却遭到紫袍人踢来的火炭烧伤左脸。接着,紫袍鬼面人开始逼问我,当时我为了保命,我只能告诉紫袍人是敝帮陷害的钟离飞雪,但却骗了他幕后指使者是东厂。原来,苏定南一直就在屋顶之上隐藏;紫袍人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要让苏定南知晓事情的真相。接下来,就变成了祁连派和丐帮之间的事情,于是紫袍人飞身离开。我知道苏定南定然不会放过我,于是我就示弱骗取苏定南,继而趁机放出迷魂粉,这才寻到机会带着朱夫人逃离出去。”

完颜丹素瞪着眼,大怒道:“这紫袍鬼面人实在是可恶至极,彻底破坏了我们的计划。若不将其除之,我心中实在难以咽下这口气!”

濮阳武进拱手说道:“朱夫人,看来我们太过低估那紫袍鬼面人,此人足智多谋,武功高强,我们根本难以对付。现在不仅没能让战火烧到苏定南和紫袍鬼面人身上,还让苏定南知道是我们丐帮陷害了钟离飞雪,这样一来,我们丐帮就彻底与祁连派结下梁子。”

完颜丹素眼中寒光闪过,说道:“濮阳帮主,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只能一不做二不休,用计将苏定南灭口。然后再嫁祸到紫袍鬼面人身上,继而在江湖武林中放出风声,紫袍鬼面人就是消失不见的龙剑山,正是魔教残余势力的首领长老,一旦消息在江湖中传开,那紫袍人渐渐会成为武林公敌,就算紫袍鬼面人知道此事是丐帮所为,那他也根本无暇顾及。到时候,祁连派掌门人马如飞就算知道是贵帮害死钟离飞雪,那也无妨,一旦苏定南死了,贵帮可以死不承认,一口咬定是被魔教妖人诬陷,这样就可以让魔教来背这个黑锅!”

濮阳武进点头笑道:“朱夫人,此计实在妙哉!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两日,我派去城内的弟子暗中探查到,苏定南派出不少弟子一直在城内到处搜查我们的下落;而紫袍鬼面人根本不在七品茶馆,显然已经离开甘肃镇。”

完颜丹素冷笑道:“呵呵!真是天助我也!只要紫袍鬼面人不在城内,那我们就有机会对苏定南下手,这次一定不能让苏定南活着,只有他死了,事情才会朝着我们设定好的计划而去。”

濮阳武进说道:“只是这苏定南老谋深算,内功深厚,剑法高超,恐怕我们二人联手也不是其对手。若想要骗取他,根本不易做到。”

完颜丹素说道:“濮阳帮主,虽然我们明着不是苏定南的对手,但我们可以暗中设下绝对致死的毒计。苏定南不是一直在派人搜查我们的下落,只要我们露出蛛丝马迹,一旦被其查到线索,苏定南定然不会放过,只要他踏入我们设下的陷阱,到时候谅他也在劫难逃,终究是死路一条!”

鸣沙客栈。苏定南派出去的弟子在城内连续搜寻了三日,依然没有寻到任何丐帮弟子的踪迹。这让苏定南着实恼羞成怒:难道丐帮弟子真的已经离开甘肃镇?还是说他们一直隐藏在城内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又过了一日,雪停下来。祁连派的几名弟子在城内探查时,看到两名衣衫褴褛的丐帮弟子,手中拿着破碗在街角处鬼鬼祟祟的,祁连派的弟子立即派人回去禀告苏定南。其余人暗中跟着那两名丐帮弟子,却在一条胡同内,被那两名丐帮弟子发现,继而二人开始拼命逃离。那几名祁连派弟子立即追了上去,在几条胡同内转了几次,却不见了那两名丐帮弟子的身影。祁连派的弟子开始在附近搜查,果然那两名丐帮弟子藏身在一堆破烂的杂物后面。祁连派的弟子拔剑冲上去,那两名丐帮弟子拼命抵抗继而转身逃跑,却还是被祁连派的弟子打伤擒住。

祁连派的弟子将那两名丐帮弟子带到鸣沙客栈,苏定南让人将他们二人放开。苏定南询问他们二人,丐帮的人隐藏在何处?那二人不答,祁连派的弟子说:若不如实回答的话,就让他们二人吃点苦头。苏定南挥手制止。那两个丐帮弟子说他们已经整整饿了两天。苏定南让人去端来饭菜。当那二人看到饭菜,随即狼吞虎咽起来。之后,那两名丐帮弟子分别交代:他们帮主已经连夜带领多数弟子逃离出城,一路向西去往肃州躲避起来;而城内只剩四五名丐帮弟暗中留下子探听消息,以便及时汇报,躲避祁连派的追杀。

苏定南看着他们二人,揣摩着这些话的真假。就算丐帮的濮阳武进要带着弟子逃离躲避追杀,怎会选择向西逃亡肃州躲藏?那样岂不是距离祁连派越来越近,危险就越来越大?这二人多半没有说实话,定然是在蒙骗老夫。

苏定南又问:在云海客栈时,和濮阳武进同在屋内的那个女子究竟是何人?那两个丐帮弟子相互对看着,继而一人说道:只知道那个女子是东厂派来的杀手,具体什么来历却不清楚。

于是,苏定南让人将他们二人暂时关在一处客房内,并派人在门外严加看管。卢三询问:师伯,这二人多半没有说实话,我们要不要严刑拷打?苏定南说道:那倒不用。老夫会让他们带路寻到丐帮的濮阳武进,虽然他们嘴上不一定说实话,但他们一旦逃脱的话,定然会去寻找丐帮的濮阳武进。卢三拱手道:师伯实在高明。

果然,那两个丐帮弟子趁夜逃离了鸣沙客栈。苏定南随即带上两名弟子在后面暗中跟了过去,那两个丐帮弟子一路狂奔,最后来到飞天客栈,二人飞身上了二楼,从一侧窗户进入屋内,屋内的烛火亮了起来。其中一人看着窗外,并无异常,这才关上窗户。苏定南让两个弟子在胡同内等候,他飞身而上,来到客栈屋顶之上,小心翼翼将一块瓦片掀开,看到屋内竟然有四个人。那四人交谈着:祁连派的苏定南让人严加看管我们二人,却不曾想我们还是逃了出来。现在祁连派的苏定南已经相信我们帮主带领多数弟子,逃到肃州躲避他们的追杀,却不知道我们帮主身受重伤,根本就没有带人离开城内半步;看来事情很顺利,只要这两日苏定南带领弟子向西出城去往肃州,那我们就可以立即告知帮主此事,让帮主作出下一步打算。

苏定南在想:丐帮的濮阳武进果然没有带人逃离出城,而且身受重伤,想要骗取老夫带人向西去往肃州追查,待老夫查到濮阳武进的落脚点,定然让他死在老夫手里。苏定南飞身离开,随即带领两名弟子返回鸣沙客栈。

天明之后,苏定南果然带领十几名弟子向西出城而去。丐帮弟子发现之后,随即赶往城南上脚下的破旧寺庙。却不知,已有两名祁连派弟子暗中跟了过去,当他们二人得知丐帮弟子就暗藏在破庙内。随即派人快马出城,告知在城外等候的苏定南他们。苏定南火速带人返回城内,向城南山脚下的破旧寺庙而去。

苏定南带人直接冲进了寺庙,面对突然出现的祁连派弟子,二十几名丐帮弟子大惊失色,手持棍棒向前冲了过去,并让人通知帮主。随即,祁连派弟子拔剑上前和丐帮弟子展开对决。苏定南飞身而起,直接来到殿堂前,踢翻两名丐帮弟子,独自闯了进去。而濮阳武进就盘坐在佛像前面,左脸的烧伤已经在他脸上烙下明显的痕迹,当他看到苏定南进来,他顿时露出惊恐地表情,咳嗽着吐出血来。

苏定南厉声道:“濮阳武进,任你再狡猾奸诈,老夫还是寻到了你的下落,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濮阳武进说道:“苏大侠,你果然智谋过人,还是识破了我的计谋。我根本不是苏大侠的对手,现在又内伤在身。但我毕竟陷害了祁连派的钟离姑娘,终究是死有余辜。苏大侠,你动手吧!”

苏定南看着周围,加上濮阳武进所说的话,他顿时怀疑起来。像濮阳武进这样贪生怕死的卑鄙小人,怎会束手就擒,毫无挣扎地等死呢?这里定然暗藏机关陷阱,想让老夫在大意之时,上当受骗,而落于陷阱。

苏定南厉声道:“濮阳武进,你觉得老夫还会上你的当吗?”

突然,苏定南随手飞出一枚飞刀,直刺濮阳武进胸膛而去。濮阳武进腾空而起,躲开飞刀袭击。苏定南再次飞出一枚飞刀,将佛像一侧的绳索打断,顿时一张无形的巨网从天而降落在他面前,随之而来两侧同时飞出几十支利箭,从中间而过。若是苏定南冒然向前走到中间的话,定然落入陷阱,非死即伤。

濮阳武进露出阴险地表情,说道:“苏大侠,你果然智谋过人。我只不过是奉命行事,害死钟离飞雪,其实并非我本意。苏大侠何必对我赶尽杀绝?若今日苏大侠能够网开一面,放过我这条贱命,那从今以后,我濮阳武进定当带领帮下弟子,誓死追随苏大侠。”

苏定南长剑指出,厉声道:“濮阳武进,废话少说。像你这样的卑鄙无耻之徒,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今日老夫定要取你狗命!出招吧!”

苏定南飞身而起,旋转剑锋,雷厉风行。苏定南眼见剑锋袭来,翻身躲避,拔出身上的金柄短剑,二人随即展开对决。但濮阳武进根本不是苏定南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下来,濮阳武进身上已经被划破数道伤口,鲜血染红衣衫。濮阳武进飞身来到高大的佛像之上;苏定南随后施展轻功,飞身而上。这时,数枚银针从一侧飞出。苏定南及时发现,挥剑将那些银针打飞。突然,一个黑色身影随之飞来,一记掌法袭来。苏定南直接出手与之对掌,二人相向飞出。苏定南落地抬手,手掌发黑,他认出来是阴山派的黑杀掌。苏定南点了几处穴道,防止手掌的毒素蔓延。那个黑色身影正是完颜丹素,她飞身后退落在佛像另一侧。

苏定南厉声道:“能够施展阴山银针,又身负黑杀掌这样的毒辣掌法,那你定然是出自阴山派。阴山派的完颜西峰和夺魂仙女完颜云环早已死了,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完颜西峰的女儿完颜丹素。”

完颜丹素冷笑道:“呵呵!苏大侠果然好眼力!可惜,苏大侠知道的太晚了,今日苏大侠恐怕难以活着离开这里!”

苏定南厉声笑道:“呵呵!就凭你们两个!也想让老夫留在这里,真是狂妄至极!”

苏定南运起强大内力,握剑飞身而上。濮阳武进和完颜丹素二人从两侧夹击,面对苏定南突然的爆发,二人根本招架不住。完颜丹素被苏定南一剑刺中肩头,一脚踢飞出去;濮阳武进趁机袭来,被苏定南反手一掌打中,落在佛像的佛手上,他口中吐血,受伤在身。苏定南飞身而起,再次出掌袭来;濮阳武进翻身躲避,苏定南一掌将佛手打碎,掉下的碎石块,砸向刚刚落在地上的濮阳武进,他翻滚着躲避开来。

苏定南厉声道:“今日,老夫就成全了你们这两个危害江湖的卑鄙无耻之徒!”

完颜丹素拭去嘴角的血迹,肩头的剑伤让她顿时感到疼痛不已;濮阳武进起身来到她身旁。当苏定南从佛像上飞身而下,他们二人则向着后堂而去。苏定南落地之后,转身向后堂紧追过去。后堂高大的悬梁上面,垂挂着几十条五颜六色的垂布,在随风摇曳着。苏定南一时无法看到那二人隐藏何处,他面对这些在眼前飘动的垂布,立即提高警惕,以防有诈。

突然,苏定南看到垂布中间闪现而过一道黑色身影,向一侧而去;这边又闪现而过一个褐色身影,向另一侧而去。苏定南心中大怒,当黑色和褐色身影再次闪现,他飞手放出两枚飞刀。苏定南瞬间旋转剑锋,飞身上前,将眼前的垂布尽数斩断,当他看到褐色身影从上而下顺着垂布袭来。苏定南顺势旋转剑锋,瞬间错乱斩断垂布,碎掉的垂布散落下来,而褐色身影却闪现不见。此时,苏定南处于正中间的位置,他时刻提防着周围的变动。

这时,两条长布从两侧袭地而来,直接缠住了苏定南的脚踝处。苏定南在长布拉直的时候,出剑斩断一侧,挥剑再次斩向另一侧。上方飞来褐色身影,出掌袭来。苏定南顾不及斩断脚上的长布,剑锋转而向上刺去。褐色身影正是濮阳武进,他侧身躲开顺着剑锋而下,顺势双手抱住苏定南刺出长剑的右手;这边,黑色身影正是完颜丹素,她先从正面飞手而出几枚阴山银针偷袭,苏定南左手运功出掌挡开,其中一枚直接命中他的左眼。濮阳武进想要趁机出掌,苏定南大叫一声,强行运功,挥舞右手的长剑,一剑划过濮阳武进身上,濮阳武进被甩飞出去,身上鲜血直流,摔倒在地。完颜丹素穿梭在垂布之间,趁机从后面出掌偷袭。苏定南后背中了一记黑杀掌,他嘴中吐血,挥出左掌打向完颜丹素,她仰身后退,还是被掌风震到,摔在地上。苏定南左眼被刺瞎,血色模糊,后背中了黑杀掌,虽然他点了穴道,但还是吐出黑血来。

完颜丹素说道:“苏定南已经中了黑杀掌,左眼也瞎了,正是我们除掉他的绝好时机!”

濮阳武进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说道:“苏定南虽然重伤在身,但依然不容小觑!”

苏定南大怒道:“你们这两个阴险狡诈的贼人,快给老夫滚出来!”

高大的悬梁上,垂布接连断落下来。苏定南挥剑斩向那些落下的垂布,一道黑影从外围来回飞身而过,苏定南被四面八方而飞而来的长布渐渐缠住。苏定南垂死挣扎,一枚银针袭来,刺进他的右眼,苏定南大叫一声,血色模糊,双眼尽瞎。苏定南爆发出体内强大的内力,瞬间将缠绕在身上的垂布震碎开来。这时,濮阳武进趁机飞身袭去,手中的金柄短剑刺出,一剑刺进苏定南的心窝。

苏定南口中吐血,脸上血色模糊,大叫一声,一掌向前打出,直接将濮阳武进打飞出去。苏定南倒在地上,登时毙命。濮阳武进重重摔倒在地,口中不断吐血,当他看到苏定南死在眼前,脸上渐渐露出诡异地笑!

很多人说这本书《神剑化魔传》是武侠小说中的一股清流,确实如此,没有过多的宅臭味和无聊的动漫女主乱入,是一本难得具有武侠味道的小说。看这部小说的时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一部日剧,两者多少有相似的外壳,都是讲一个小说家和一群神经病女朋友的故事。当然,具体的情节还是很不一样的。作者(HS化山)说这本小说本质上是一部后宫恋爱喜剧,恕我直言,我是没看出有多少喜剧的东西出来。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