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峡谷柔情细 小说大结局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YD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峡谷柔情细 小说大结局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YD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 北阳静 著

王爷,华妃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31 17:00:55
《纵维谷柔情,愿得一心》由网络作家北阳静所著,终于迎来了波澜起伏的大结局,王爷,华妃这两位天选人物会有怎样的扭转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令人拍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贾嫣白接着问:“我是问你怎么又进去了?”奚淤染耸了耸肩,说:“娇华妃…”贾嫣白皱眉,说:“哦~这我也知道。”奚淤染回:“啧!知道还问我?”贾嫣白笑着说:“娇华妃怎么和你扯上的?你二人好像都没有交集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贾嫣白接着问:“我是问你怎么又进去了?”

奚淤染耸了耸肩,说:“娇华妃…”

贾嫣白皱眉,说:“哦~这我也知道。”

奚淤染回:“啧!知道还问我?”

贾嫣白笑着说:“娇华妃怎么和你扯上的?你二人好像都没有交集吧?”

奚淤染叹了口气,说:“她不是要封后了嘛?”

贾嫣白听到这,顿了顿,明了:听说娇华妃封后,最出乎意料的是王爷支持,难不成——娇华妃利用奚淤染要挟王爷。

想到这儿,贾嫣白低声问:“她…要挟…王爷?”

奚淤染无可厚非,点了点头。

贾嫣白倒吸一口凉气:奚淤染这丫头对王爷来说这么重要吗?这是王爷第一次不和官家作对。

贾嫣白上下打量着奚淤染,小脸长得是俊,性子也很讨喜…突然明了,王爷对奚淤染有意思。

奚淤染看着贾嫣白不是很“友善”的目光,抽了抽嘴角,说:“看什么呢?”

贾嫣白嘴角扬起,调笑地说:“真看不出来,王爷这么…喜欢你。”

奚淤染听了这话,眼睛一暗,随即又掩饰了下去,说:“王爷这是喜欢新鲜气儿,又没说是我?”

贾嫣白挑着眉,说:“啧啧啧,苟富贵勿相忘!”

奚淤染听言,白了贾嫣白一眼。

贾嫣白突然一拍大腿,便从怀里掏出一串东西——老样子“糖葫芦”,一边递给奚淤染一边说:“喏,给你。我都忘了。”

奚淤染接过,瞟一眼贾嫣白,刚准备开口说什么。

就被贾嫣白打断,只听她说:“哎!得,这竹签不扎胸!”

奚淤染听到自己的话被人抢了,笑着撇了撇嘴。

吃着甜甜的糖葫芦,奚淤染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贾嫣白:“为什么蛇胆金疮药是禁药?”

贾嫣白怔了怔,说:“蛇胆金疮药是上等上的金疮药,但是…要说禁药,还得从太后那块说起,太后薨就是因为蛇胆金疮药。”

奚淤染皱眉,想了想,接着问:“太…后?是赵清涟的娘亲吗?”

贾嫣白听到奚淤染直呼王爷大名,瞪大眼睛看着奚淤染,说:“你还真是…胆大,直接呼王爷大名。嗯,是王爷的娘亲,但不是官家的。”

的确,宋理宗,也就是先帝时期,一直无儿无女,所以宋理宗的弟弟荣王就把儿子赵禥过继给了宋理宗,赵禥就是现在的宋度宗。

但不巧,就在赵禥十五那年,年已五十的宋理宗老来得子,这个儿子就是赵清涟。

但奈何,赵清涟从小体弱多病,年幼就被当成质子,送往了蒙古。

就在宋度宗登基的第二年,赵清涟的母后,突然薨毙。

奚淤染想到这儿,不由地心疼赵清涟。

贾嫣白看着沉思的奚淤染,晃了晃手,问:“你想什么呢?”

奚淤染收回心神,笑了一下,说:“没什么。”

突然,外边传来一声怪异的声响。

贾嫣白一听,便转头向奚淤染说:“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云禅叫我呢!”

奚淤染点了点头,说:“嗯,那你小心点。”

说完,贾嫣白转身便走了。

贾嫣白走后,奚淤染又回想起了,在官家登基的第二年里,赵清涟的母亲就去世了。

奚淤染皱眉,这其中好像不言而喻:赵清涟的亲生娘亲,肯定希望赵清涟登基,毕竟赵清涟血统纯正,是先帝真正的孩子。

官家是过继来的,自然差很多。所以,赵清涟娘亲的死……怕是…

想到这儿,奚淤染的心就揪在了一起,原来看起来那么高大的赵清涟,竟然背后藏着不为人知的身世心酸。

……

不知不觉,又到了晚上,凉风习习,吹散白天的闷热,带来舒爽的味道。

奚淤染神色清冷,摸着被子上的那对鸳鸯,她还没睡,因为每晚都会有那个人来,不知今日,还会吗?

就这么睁着眼睛,黑暗中亮晶晶的,但…很不巧,今日的赵清涟并未来临。

已经快要子时了,哈切不断,由于药效催眠,奚淤染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见奚淤染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赵清涟在黑暗中出现,轻轻地走近,慢慢地坐在奚淤染的床前。

看着奚淤染的睡颜,赵清涟温柔地抚上奚淤染的脸,拢了拢奚淤染散落在脸上的秀发。

赵清涟叹了一口气,呆呆地看着奚淤染,眼神温柔还夹杂着笑意,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二人。

的确,赵清涟就是这样想的,若是这世界只有他和奚淤染,没有尘世纷杂,繁琐喧嚣,那该有多好呢。

赵清涟幻想着属于他和奚淤染的桃花源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怡然自乐。

想到这儿,赵清涟不由轻笑,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奚淤染,便离开了。

……

就这样,奚淤染在王府里养着伤,只不过自那次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赵清涟,不论白天黑夜。

只不过,在奚淤染不知道的背后,赵清涟每天晚上都在等她熟睡后,都会坐在她的身边,看她,抚摸她的秀发,对她温柔。

时间很快,奚淤染的伤养得差不多了,可以正常行走了,便准备出府。

“姑娘,您真的没问题吗?”丫鬟看着奚淤染,皱着眉,不舍地问。

奚淤染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事儿,我已经无大碍了。对了,我走后,你去和王爷说一声,说…我很感激他。”

说完,奚淤染抬脚,就跨出了王府的门。

出了王府,奚淤染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王府,随着来接她的云禅走了。

赵清涟在暗处,看着奚淤染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心又被扎了一下。

突然,云禅回过头来,盯着赵清涟所在的地方深深地看了一眼,摇头笑了笑,便转头了。

路上,因为顾及奚淤染的伤,两人都走得很慢。

云禅拨着佛珠,开口:“施主,可有心事?”

奚淤染转头看了看云禅,笑了笑,说:“算是吧。”

云禅点了点头,说:“施主,若是不嫌弃,可以给小僧一吐为快。”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王爷,华妃)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北阳静)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