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天玄地黄录》天玄地黄纪录片讲的什么 章节目录 天玄地黄录主角是老二,老三的小说
《天玄地黄录》天玄地黄纪录片讲的什么 章节目录 天玄地黄录主角是老二,老三的小说

天玄地黄录 水木熊 著

老二,老三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1-14 12:22:35
《天玄地黄录》是水木熊笔下的一本武侠网文,故事精彩纷呈,文笔一气呵成,非常不错。古庙前的广场上,黑压压的一片,可谓人山人海。一脸兴奋的是来看热闹的,肃穆虔诚的是来拜神的,也有哭丧着脸的,那是被挤得动弹不得的无辜之人。当中有一片红色,十分醒目,原来那座古老的石台周围早已红绸结彩。石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古庙前的广场上,黑压压的一片,可谓人山人海。一脸兴奋的是来看热闹的,肃穆虔诚的是来拜神的,也有哭丧着脸的,那是被挤得动弹不得的无辜之人。

当中有一片红色,十分醒目,原来那座古老的石台周围早已红绸结彩。

石台下设有九口盛油的铁锅,皆燃起大火,由持械的教众把守,外人靠前不得。

抬头望去,烟雾缭绕的石台之上,有一巨大的方鼎,方鼎两侧各放一个香炉,正燃着香火,一条红毡沿着长阶而下,一直延伸到了古庙门口。

刘秀正悄悄地跟在阴丽华身后不远,痴痴望着她的背影,对方一回头,他便赶紧转过身去,装作挑选摊子上的东西。

他仰天叹了口气,心道:“就让我再多看你几眼罢,今日一过,后会无期。”

一阵低沉的鼓声忽地响起,而后传来几声悠扬的钟声。山谷中沸腾起来,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中,十二名打扮怪异的赤膊汉子高举着火炬,分成两排从庙门奔行而出。

又有两名红衣童子,头上各顶一个锦盘走了出来,上面盛着各式法器。

手持火炬的赤膊汉子列队站好,立于长阶之下,两名红衣童子拾阶而上,至方鼎前分左右侍立,齐声唱喏:“恭迎圣使法驾光临!”

庙门处,昂首阔步地走出一人,头戴金黄面具,身披猩红长袍。

手持火炬的汉子口中唱道:“熊熊火莲,净化我心,消灾去难,法力无边……”人群中有半数皆拜伏于地,齐声高呼:“愿圣使秉承天命,赐福人间……”

那人面朝方鼎,拜了数拜,后举起双手仰望苍天,口中念念有词。

两名红衣童子便即单膝跪地,将手中锦盘高高举起,那人取起盘中法器,神神秘秘地舞弄了好一阵子,忽地高声念道:“愿火神的灵魂与我同在,请火神的光辉照亮这片圣洁的土地,赐福于膜拜你的万千子民罢……”四下里登时颂声一片。

既已“施法”完毕,那人便下了石台回入庙中。两名红衣童子再次唱喏:“恭迎火舞使者灵舞驱邪!”周围再次沸腾起来。

随着一阵高昂雄壮的鼓声响起,八名高大魁梧的汉子,各提一面大鼓,踏着舞步缓缓而来,中间有一名身着绛红长裙的蒙纱女子,正是青儿装扮而成,她手中的丝绢有如彩凤比翼,绚丽无比,惟妙的舞姿宛若云中仙子,华容婀娜。

八名鼓手在石台下各按方位站好,正一边呐喊一边击鼓。

鼓声忽急,其声震耳,那女子快步登上石台,妙曼起舞,一时倩影浮动翩若惊鸿。人群中爆发出一片片声震山谷的喝彩声,久久不能平息。

过了良久,鼓声慢慢歇止,随着最后一声重音落下,她素手一抛,袖中洒下一片五彩缤纷的细小丝带,台上登时成了一个五彩世界,映着阳光,美到了极点。

红衣童子立刻唱喏:“吉时已到,唤起圣火!”一团红色从庙门口冲天而起,落在了红毡之上,当下又几个腾空,飘飘然往石台而去。

等火焰般的那团红色到了石台之上,众人这才瞧清,原来是一名红袍裹体的女子。她往空中盈盈拜下,双手上托,状如莲开,口中念道:“火神献祭,泽被苍生。”

她手中蓦地飞出一道火焰,往方鼎中落去,呼的一声,鼎中燃起大火。

众人见了这等奇事,无不振声高呼,拜伏于地。

东南角蓦地响起一个声音:“火莲教的妖孽,莫要假冒火神魅惑天下。”这个声音虽然不大,却是用内力逼出,句句都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去了。

在场之人皆四下张望,无不惊异莫名。西南角又传出一个声音:“火莲教妖孽装神弄鬼祸害天下,上天特命我等前来灭妖。”四下登时一阵哗然。

人群中突然冲出数人,往巡逻的几名火莲教教众扑去。寒光闪动,惨呼声响起,那几名教众立刻毙命。各处又冲出数人,皆往巡逻的火莲教教众杀去。

火莲教诸人一来惊慌失措,二来实力悬殊,登时又有几人被杀。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抱头鼠窜,哭喊声、叫骂声响成一片,场面混乱至极点,一时到处都是乱窜的人影,也不知撞倒了多少人,又绊倒了多少人。

不知什么时候,阴丽华已然倒地,有人差点就要踩到她的身上,惊慌和无助袭上她的心头,登时吓得哭了起来。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慌乱狂奔的人群便如洪流一般将她和家仆们冲散了,此刻到处都是叫喊声,却哪里有人听得到她的哭声?

刘秀却是一直瞧着她的,混乱一起,他便知不妙,当下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撞开数人之后,一把将她抱起,拼命往外围挤去。

阴丽华一眼便认出了刘秀,不过她一时惊吓过度,只傻傻地望着前方。潮水般的人群正离她远去,她感觉自己彷如置身于一个温暖的摇篮里,舒适而安全。一股暖意登时浮上心头,她不禁斜眼偷看了一眼,心中一惊:“这个哥哥可是俊得很哩。”

石台周围蓦地冲出二十余人,各提兵刃径往台上杀去。那八名鼓手见状,立刻慌乱地逃窜开来,只剩青儿在台上傻站着。

红袍女子却并不惊慌,她身形一闪到了青儿身边,反手一扣已将对方腕脉拿住,真气一试之下却发现青儿体内毫无半点内力,当下略感诧异,又见八名鼓手狼狈逃窜,心中疑团顿生,喃喃道:“难道消息有误,对方并没有混入彩云馆?”

冲往石台的那二十余人未遇到丝毫阻力,转眼便冲到了九口铁锅前。领头的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异和不安。

垂挂在石台四周的红绸突然落下,一排箭矢激射而出。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箭矢眨眼即至,迅如闪电,带起一片血雨。

冲过去的二十余人倒下过半,余者亦多带伤。大家这才看清,石台下整齐地跪了一排强弩手,他们各配了两把弩,此刻正端起了另一把。

各人立刻刹住脚步,领头的两人反应较快,当下兵刃击地,震起一团泥沙往石台下激射而去。台下传来几声惨呼,亦有几点寒星穿过泥沙射了过来。

到得此时,刚才冲过来的二十余人只剩下寥寥数人,可谓一败涂地。

这二十余人正是明月宫的金轮和冰镜卫队,是这次行动的精锐,不料被敌人暗算,一下子便死伤殆尽。幸存下来的几人无不怒火中烧,发出了一阵惨烈的咆哮。

随着一阵呼喝,台下的强弩手各提短刀冲了出来。两大卫队的人皆不顾性命,呐喊一声往敌人迎去。双方交战片刻,石台外围又有大批教众围了过来,一时杀声震谷。

一声长哨响起,三道人影分从不同方位往石台附近掠去,正是狄家两兄弟和钟铁衣同时杀出。狄老二人在空中,一声大叫:“老四!”

狄老四被这意想不到的变故惊呆了,脑中正嗡嗡作响,恍如做梦一般,惨烈的事实让他实在难以接受,狄老二这一大叫,使他立刻惊醒了过来,当下箭矢连发,射倒数人,口中喊道:“大鹏展翅!”

人群中立刻窜起十人,皆手握弓箭,往庙门冲去。门内扑出几名教众,其中一人手提大刀十分威猛。狄老四旋即弹起,后行先至,赶在十人前头,凌空发出一箭。

这一箭乃是他毕生功力所聚,所含劲道山呼海啸。那人见了狄老四的轻功已是诧异,此刻见了这凌厉的一箭当真吓得魂不附体。

他本是火莲教的一名头领,负责庙门警戒,武功自然不弱,然而他正劲贯双足疾步冲出,这一箭恰在此时迎面射至,来势极快,当真是半点转寰的余地都没有。他毕竟也是久经战场之人,当下猛提一口真气,劲贯双臂挥刀格挡。

当的一声,羽箭只被荡开了少许,轨迹稍微一偏,射倒了他身侧的两名教众。他只觉虎口一阵发麻,大刀咣当一声掉了下去,胸口猛然一阵窒闷,便即软坐在地。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十人各发一箭,已将冲出来的教众全部射倒。

一箭立威之下,狄老二等人精神大振,纷纷跃上墙头占领了庙门。

他们刚站稳阵脚,庙内已奔出数人,往门口杀来,大家立刻一阵劲箭招呼过去,当场射死两人。其余人见势不妙,缩了回去,忽有一人探出头来想要张望一下,狄老四眼疾手快搭箭射去,正中其目。庙内之人一阵惶恐,皆战战兢兢不敢出头。

火莲教的人这时才发现庙门处的异状,外面人群中有一人打出手势,指挥着几名教众将翻倒的铁锅顶在头上,试图往庙门口推进。

狄老四冷笑一声,他取下一只箭头怪异的羽箭,将弓拉成满月,纳气吐声之下一箭射去。刚才发号施令的那名头领猛觉劲风拂面,惊骇之余拔刀挥砍,却是慢了一线,那只羽箭已在他挥刀之前从侧面贯穿了他的脖子。

此人一死,火莲教众人皆恐慌不已,无不环顾四周如临大敌。这一箭造成的心理阴影远远超过了它本身的威力。

钟铁衣等三人借着这一优势,迅速扑杀了几人,往石台硬闯过去,眼看便要与被围困住的金轮和冰镜卫队汇合,空中蓦地传来一阵阴冷的怪笑。

对方虽是在笑,但比哭还难听,不过一身内力却是雄厚,震得各人耳鼓发麻。

此人也是一身火红的长袍,便和关子阳的打扮一模一样,但表情要阴沉得多,他便是火莲教的四长老之一,裴秋云。

他舞起一对短叉往钟铁衣推去。钟铁衣双拳挥动,震开了周身几把兵刃,聚起气功往裴秋云当头砸下。二人瞬间交战数招,一时僵持不下。

裴秋云心中暗暗吃惊:“没想到对方的先天气功如此了得,先前倒是轻敌了。”

狄老二快剑暴闪,又杀了两人,回手一剑往裴秋云递去。裴秋云虽然看出了狄老二使的是快剑,却不料可以快到这个程度,简直说到便到。

他当下双叉回撩,夹往长剑,对方却长剑一收,削他腕脉。他惊出一身冷汗,心道自己的招式处处慢了一线,如此下去必定吃亏,当下招式一变,双叉改守为攻。

狄老二暗笑:“你倒是不笨,知道改变策略了。”他与对方拆了几招,回头道:“钟兄,你和老三先去接应他们。”钟铁衣道声好,双拳抡起一个弧线,凌空往敌人冲去,他的双拳似乎有一股神力,所到之处罡风四起,敌人无不东倒西歪。

狄老三压力陡减,暴喝一声往前冲出,他手中双钩在空中卷起一团白光,当下绞杀数人,旋即又几个打滚,溜到敌人身下,双钩带倒两人,敌人低头寻找时,他已钻到别处,一时叮当之声不绝于耳,又有数敌伤于他双钩之下。

钟铁衣更不含糊,一身气功布满全身,使敌人近身不得,他双拳舞动之下,必有敌人负伤。众敌被他二人的豪气所震慑,心胆立寒,让出一条道来。

狄老二长啸一声,长剑急颤,寒光阵阵,往裴秋云笼去。刷的一下,两人交错而过,狄老二长剑垂地,傲然而立,左臂衣裳划破,露出一个深可见骨的伤口。

他漠然一笑,回首瞧了裴秋云一眼,叹道:“可惜!”。

裴秋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蓦地胸口一痛衣袍裂了开来,一道细长的剑痕露了出来,殷红的鲜血正慢慢滴落。两名教众惊慌地奔了过来,将他扶住。

狄老二把散乱的真气调息了一下,他长剑挥动逼退残敌,当下腾空一跃往钟铁衣他们落去。几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钟铁衣大叫一声:“撤!”

庙内忽地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走得了吗?”

猛然间,狄老四见有一道青色的人影从一处院落中冲天而起,正踏着屋檐疾飞而出,来人身法迅捷,气势非凡,飞檐走壁时如履平地。

狄老四心中一凛:“什么人如此了得?”他不及多想,一连三箭往青衣人射去。青衣人大叫一声双掌急拍,将羽箭震落在地,飞掠的速度丝毫不减。

狄老四心叫糟糕:“此人不但在空中行走如飞,还能如此迅捷地连环出掌,当真厉害得很,我们麻烦大了。”

几呼吸间,青衣人又拉近数丈,其他弓手见状,一齐弯弓搭箭。青衣人大袖一扫,震落数箭,大手一伸又吸住了数箭,手往后缩将之收于掌内,而后暴喝一声将箭矢尽数甩了出去,射往众弓手。一名背对庙内的弓手不知险情,立刻中箭落地。

狄老四跳了起来,立于庙门之顶,抓起三只羽箭往青衣人射去。青衣人刚才在空中连接数箭,此时也是真气不济,当下使出一个千斤坠,往下落去。

岂料青衣人这一想法早在狄老四的意料之中,他这三箭正好是先后取对方头、胸、腹三处要害。青衣人身体刚降了半尺,中间那一箭恰往他眉心射至。

如此千钧一发之际,青衣人把头一扭,堪堪避开,不过脸上却被擦破一道口子,就在他又恼又羞的时候,最下一箭又已射至,他怒吼一声双掌推出,击在羽箭之上。箭上传来的劲道极大,他胸中气血翻腾,掉落院中,往后退了两步方才稳住。

青衣人再不敢冒险,对方箭术之强远超出了他的意料,当下绕过庙门正中,斜斜跃起往庙外投去。狄老四见此人武功极高,身法极快,实在难以阻截,唯有摇头叹了口气,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远去。

青衣人飞出院墙,便往钟铁衣等人扑去。狄老四在墙头瞧得清楚,急忙喊道:“二哥小心!”钟铁衣闻声瞧去,见一青衣人如巨鸟般从天而落,一双鲜红的肉掌散发着诡异的青光。敌人掌劲未吐,杀气先至。

钟铁衣知道遇上了一名绝顶高手,当下运起全身功力,双拳奋力上迎。

还未与对方双掌接实,他双臂上便传来一股炙热酸麻的怪异真气,大骇之下忙使出一股卸劲,摆腰一甩。便即如此,他的双臂亦是微微发麻,有些不听使唤了。

狄老二回过身来,一剑往来人刺去,道:“钟兄,你我联手对敌,你守我攻!”钟铁衣道声好,当下气功急运,在周身布下一层护罩。

狄老二长剑霍霍往那人卷去,钟铁衣舞动双拳立刻跟上,将青衣人的攻势接住。青衣人武功虽高出二人不少,一时却也无可奈何。

双方激战片刻,青衣人脚下突然踩到一人,那人发出一声惨叫,原来是一名被撞倒的小商贩。青衣人桀笑一声,抓起这人当作暗器往钟铁衣扔去。

钟铁衣忙收拳接人,便是耽搁了这片刻,青衣人已悄无声息地一掌拍来,钟铁衣一时手忙脚乱,胸口中了一脚。青衣人便即欺身而上,再不给对方联手的机会。

钟、狄二人一时穷于应付,身处险境,青衣人一招得手放声大笑,招式更加狠辣。

外围蓦地奔出一排身背黑筒的教众,正往石台围去。石台上被挟持的青儿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她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下,心道:“是时候了。”

扣住青儿腕脉的红衣姑娘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场中的状况,蓦地手中传来一股大力,震开了她的五指。她一惊之下手腕连翻,使出擒拿之术,却不料对方变招极快,手上的功夫极为了得,竟挣脱了开去。

青儿挣开了对方的控制之后,立刻摸出几枚银针,往自己的后脑扎去,她脸上蓦地闪现出一层白光,当下大叫一声,手中丝绢宛如一条长鞭向红袍女子抽去。

红袍女子惊诧莫名,她想不明白,为何被自己控制住的这位姑娘突然就有了武功,而且十分高强,在此之前她体内明明毫无内力。

红袍女子正是罗师煌的长女罗曼萱,她平日里自恃武功高强,一身娇小姐的脾性,此刻见青儿从自己手底下挣脱,当真十分恼怒,发疯般向对方攻去。

八名逃窜的鼓手突然一跃而起,往身背黑筒的教众扑去,对方猝不及防,登时死伤过半,余者四下逃散,再也结不成阵,正被八人一阵追杀。

青衣人本来以为火阵一布,便稳操胜券,却不料又生出变故,他心中的怨气已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当下猛提一口真气,魔功催发到极致。

但见他双掌在空中停了一下,似乎在聚集真气,蓦地双掌变幻出一片青红的光影,往二人猛推而去。此招正是火莲教的独门绝技,唤作『炽空魔焰』,需要极强的内力方能施展,威力十分惊人,不过出招之后,反噬之力也很大,需要极高的修为方能控制自如。

青衣人使出这招,也是形势所迫,在拼血本。

钟铁衣和狄老二刚接了青衣人凌厉的几掌,此时全身酸麻,行动有些僵硬。他二人眼见漫天都是光影,周身杀气弥漫,一时无法避让,当下拳、剑推出迎向前方。

轰隆隆几声巨响之后,二人被击退数步,皆胸口剧痛,喷出一口鲜血,经脉内一阵膨胀似乎要碎裂开来。二人忙调息一下,严阵以待。

狄老四等人已将预先藏于庙顶屋檐的几捆羽箭全部用光,各人的箭壶中也只剩下了寥寥数矢,此时不得不撤出庙门,正往这边奔来。

青衣人大笑一声,他舍去钟铁衣二人,径往一旁苦战的狄老三击去。狄老三正与几名教众打得精疲力尽,青衣人陡然袭来,半点应对的余力都没有。

在此危急关头,狄老四一箭射出。青衣人一个翻身避过箭矢,落地时一脚踢出,绞起一把断刀朝狄老三射去,撞中他后腰。狄老三当下身形一歪软坐在地。几名教众立刻挥刀上前正欲挥砍,狄老四怒吼一声,飞奔中刷刷射出数箭,将那几人纷纷射倒。

狄老四端的是轻功了得,硬是赶在青衣人前头,把狄老三抢在手里。正要腾空而去,不料青衣人已贴了过来,一掌拍在他背上。狄老四只觉后背似有一座大山般压了过来,登时一阵目眩,一连喷出几口鲜血,不过他也是了得,硬是仗着轻功逃了开去。

青衣人却也不去追他,起身往狄老二他们扑去。狄老四一阵咬牙切齿,将狄老三抛给身边一名同伴,转身跃出,凌空抽出最后一只羽箭,往青衣人射去。

青衣人桀笑一声,身子一个旋转绕了回来。狄老四心道不好,双足连踢而出。青衣人确是凶残狡猾之极,他故意引得狄老四追来,便是要设计杀掉对方这个箭术高手。

青衣人双掌抱成一个半环,猛然间真气一吐朝狄老四推去。

狄老四如中箭的落雁般往后跌落而去,青衣人的胸前和脸上亦被留下了几个清晰的脚印,他拼着受点小伤,力求将狄老四一击必杀,也算得上是个果敢胆大之人。

青衣人站在原地调息了一下,蓦地高声道:“各弟子听令,不惜一切代价击毙来犯之敌,以绝后患。”恰在此时,青儿已将罗曼萱击下了石台,滚落中她怀中掉出来一个鸡蛋大小的珠子,十分的耀眼,一看便知非是凡品。

青儿眼中一亮,往珠子掠去。青衣人大笑一声,也扑了过去。青儿刚要捡起珠子,肩头猛然一紧已被青衣人搭住,一股炙热酸麻的真气立刻钻了过来,她急忙一个侧身将劲卸去,回身一掌扫往青衣人面门。

青衣人错身避过她这一掌,却一脚将珠子踢了开去。附近立刻奔来几名教众将珠子捡了去,收了起来。青衣人一阵大笑,往青儿攻去。

青儿娇叱一声:“我缠住这人,大家快撤!”

狄老二挥剑挡开几把兵刃,沉声道:“老三,你带领大鹏卫队,前方开道。”又转头对钟铁衣道:“钟兄,你我二人断后。”

钟铁衣惨然一笑:“我正有此意。”

狄老三哭喊了一声,背起气若游丝的狄老四冲在前面,一路见人就杀,招招拼命,大鹏卫队的弓手分散在他身后,一路猛攻劲射,大家很快杀出一条血路。

钟铁衣二人见青儿尚能抵住青衣人,当下心中稍宽,双拳一剑往西边杀去。

说实话,水木熊这本带点武侠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老二,老三)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水木熊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水木熊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